允在= ̄ω ̄=

😂😂😂

才不会放弃呢:

《重新开始》

假如一切能够从新开始

有些事也许可以改变

有些人也许会本性难移


哈哈哈哈

才不会放弃呢:

《王的SSR》

假如4(+1)国的刺客都是SSR级剑灵

一共有两张哦

哈哈哈执明快点上

才不会放弃呢:

《青龙的决断》

果然大事还是得王上说了算

方方土啊,你觉得小葱只是在感叹瑶琴吗?

「刺客列传」「全cp」「ABO」定乾坤 伍

❤️❤️

缘心:

同仇敌忾夺嫡戏码,生子慎入,朝堂au
ooc预警,执萌切开黑预警
还是删了许多请节啊,我真的在赶进度啊
这几天也写了一万多了,可还有许多情节没写到没写出感觉真的很着急啊
诗是我随便瞎掰的,见谅
感谢所有的红心蓝手评论,么么哒(*^3^)



  两人漫无目的地聊着朝堂的事,聊着聊着,公孙钤就讲起了那些年他在外游历的奇闻异志,而陵光自小长在宫中,哪里经历过这些,听得倒也是津津有味,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桃花宴已经接近开始。
  说起来每年的桃花宴,也是皇后的生辰,各位皇子和世家的公子们要向皇后献礼,也就是展示各人的才艺,说是献礼,也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相看罢了,尤其是今年几位皇子都为到了该结婚的年岁,所以今年的桃花宴尤为重要。
  皇帝到了,这桃花宴便正式开了席。皇子公子们坐在一旁,看着宴会中央慢慢开始的表演。宴会中央,拥有着曼妙舞姿的舞者献上了一曲又一曲的舞蹈。
  一曲又一曲终了,这宴会的开场便到了尾声,毕竟之后才是重头戏。
  突然此时所有舞者都下了场,换上了一位名伶,此人也是玉琼楼的台柱子。舞跳得极好。容貌更是不俗,身上自有一股清雅的气质。然而许多人的注意却被接下来进来的男子吸引了,只见男子一袭红衣,手中只剩一管箫便跟着舞者一同进来。
  萧声若虚若幻,不欢乐,但却悠然。一曲毕,众人已被那萧师的容貌以及气质,还有那萧声吸引了。早已忽略了场中央跳舞跳的极好的舞者。
  一曲毕那萧师就退下了。
  执明见状,也寻了个借口离了宴席,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
  接下来,便是桃花宴传统的环节,也是一种才艺展示。可以预见,到今日之后,倒有不少世家公子和皇子被赐婚了。
  那些世家公子学的也只不过是些琴棋书画,骑射术数,能拿来表演的,也就那么几样。
  此时皇帝心血来潮,出了一首诗,让周围的公子们以此为题目,一展画技。往年出的题目一般是之前就定好的,世家公子们一往来就能知道题目,也就提前准备许久,当然往年题目比较较简单,能画出彩也真不容易,画得不好也不容易。今年皇帝弄这一出,许多世家公子也是脸色一变。
  有人为皇帝取了纸笔,皇帝便提笔写了一首诗。
  雪后红影染枝梢,
  风过翠微薄影摇。
  月下碧叶漫幽谷,
  夕落暗香人寂寥。
  各位公子们一看这题便也了然,皇帝也是个有分寸的,没有故意为难他们,只是这题落了俗套,这诗写的是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要想出彩,也是有些难。
  此题一出,有心参与的便动起了笔。
  陵光棋艺一流,这画画之事只能算是一般,原本他没有打算参加这些东西的,只是看到了题目,清浅一笑,眼波一转,便也动了笔。
  三炷香结束,不少人都放下了笔,陵光倒是一直画着。
  皇帝与皇后看完了众人的画,出彩的倒也是有几个,都是颇有意境。有选其一的,也有将四种融合到一起的,大都是风景画,有心的还题了诗,惹得皇帝一阵赞叹。
  本来这第一局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坐在皇帝远处的陵光还未停下笔,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陵光,你的画呢?”皇帝带着笑,倒是皇后笑得有些阴沉。
  “回父皇,儿臣未画完,就不展示给众人看了吧。本想着父皇的诗实在是写的好,才忍不住作了一画,父皇也知道的,陵光画技平平,不敢献丑,怕是别人看了要作弄我呢。”
  “没关系,有父皇在呢,看谁敢拿你开玩笑。”
  “父皇,还是算了吧。”
  皇帝极少见陵光这幅扭捏的样子,心里的好奇心越发地重了,“拿来看看吧,陵光。”
  陵光拿起画,走到离皇帝最近的台子,将画铺展开来。陵光倒是也没有撒谎,那副画只画了一半,画上不是山水也不是风景,那画上,是一个人。
  画中是一个棋室,其中檀香袅袅,一位翩然佳公子手执白棋,低眉在棋盘上翻云覆雨。
  这画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低语渐渐响起,陵光只是跪在下首,毫无波澜。毫无疑问,在场的人几乎都认出了画上的人。
  皇后瞪了陵光一眼,本来他已经准备好将陵光许给别人,可眼下都要落空了。
  “这是⋯⋯”皇帝也吃了一惊。
  “儿臣感于诗词,心之所念。”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窘境,许多人向公孙钤方向看去,公孙钤缓缓走出来,没有丝毫的窘迫与尴尬,只是浅浅一笑,跪在了陵光旁边。
  “七王爷此画未完,不知皇上可否让微臣将此画画完?”
  “现在的年轻人啊,倒是让我看不懂了,好,画吧。”皇帝并未有怪罪的意思,反倒是有了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这也就是陵光,要换成别的皇子,不一定有什么流言呢,也不一定有多少人看笑话呢。
  公孙钤没有执笔,而是取了笔蘸了墨,放到陵光手上,而他自己,则是握住了陵光的手。公孙钤的手比陵光的大了不少,公孙钤身量颀长,此刻的动作几乎是将陵光揽在了怀里,公孙钤倒是目不斜视专心作画,却搞的陵光有些意乱情迷,抬头看着公孙钤的侧脸,品着他身上淡淡的竹子的香气,心里也想过,人间何得此人。
  这也是因着此人是公孙钤的缘故,他君子之名在外,换了他人,陵光没准早就使计让那人被治罪了。
  公孙钤画画的速度较之陵光快些,堪堪两炷香,这幅画就完成了。画的另一半是陵光,陵光用手撑着头,垂眸浅笑,发丝悠扬,倒使得人看不真切,尤其是那一双手,皓腕凝脂,令人称羡。棋盘上尤其精彩,将那日两人对弈之局还原得一丝不差。
  绘画结束,公孙钤自然地松开了陵光的手,向皇帝行了一礼,跪在一旁。
  不得不说,公孙钤的画技丝毫不逊于棋艺,画风又自然大气,与之前那些人一比,不知比他们强了多少,自然,这画上的陵光也就比公孙钤美些。
  “这画,妙啊!”皇帝冲着陵光挑了挑眉,笑开了眼。
  本以为陵光会借势称赞公孙钤几句,这时皇帝也就能找个理由给他们赐婚了,可是皇帝忘了,陵光早就不是从前他宠爱的孩子了。
  “公孙大人大雅君子,卓尔不群,儿臣,心悦之。”
  “得君倾慕,公孙之幸,亦心向往之。”
  “好啊,哈哈哈,宣朕旨意,赐婚七王爷于公孙钤,择日成婚。退下吧。”
  公孙钤与陵光告退,坐回下首,陵光举杯,向公孙钤致意,公孙钤更是一笑回敬。
  此日桃花宴上两人之事在巷间流传,更是成为一桩美谈。
  那边执明跟着慕容离离了宴会,慕容离走得不快,似乎有意等着执明,执明在他上马车之前一把拉住了慕容离。
  “慕容乐师,可否赏脸过府一叙?”
  慕容离虽然冷着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执明转头,拉着慕容离上了马车,他就知道慕容离不会拒绝的,这个仿若谪仙一般的人儿,并不是如外表那般无牵无挂的。
  陵光与公孙钤的事情结束后,宴会更加热闹了,不少世家公子们开始大胆了起来,表达爱意的方式明显了许多。画这一部分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琴的表演。
  世家公子们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宴会上,乐声不绝,琵琶、箜篌声也是出彩的很,在这一部分快结束的时候,大家的酒也喝了不少了,不少人嚷着听说新科状元郎琴艺出众,吵着让他弹奏一曲呢。
  在这场宴会中,孟章一直是一个局外人,娶亲之事与他无关,那些纷争就更与他无关了,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陵光的身后,品着桌上的吃食。
  只是琴音一响,孟章一下子就被这琴音吸引了,抬头一望,竟是仲堃仪。想那日学宫中,夫子夸他有绝世之才,而今,他也算是不负众望了。只是想到他孟章还有些微微的脸红,手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后颈,那里,早已经是光滑一片,可他还是觉得,墨的香气围绕着他整个身躯。
  一曲终了,不少人上前,仲堃仪也自在地游移在众人之间,那是另一种神采飞扬,只是比之初见,仲堃仪一袭黄袍,更通人情事故。
  宴会上觥筹交错,后来的骑射之魁自然是被齐之侃夺得,蹇宾没有参加,只是坐在椅子上,为齐之侃鼓掌。齐之侃当真是少年英豪,意气风发,骑着马,向马背一卧,一箭便没入靶心。

❤️❤️好美啊

W紫陌月夕F:

【这一世
有幸得万事无恙
也许能共你
檐底下谈风月

下一世
可否在巷陌花间
千万人之中
得你第一眼】

预告—双白组

最近入刺客的坑了,无论剧里还是真人都太好磕了嘤嘤嘤。。

等把这套做完,我还是会回坑的。。。

中秋贺文【全员】【便当组麻将play】【《奈何桥上》后续】

❤️

在下陆拾叁:

【一】

齐之侃走在前面,顿住脚步,“王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蹇宾上前和他并肩,温声说道,“这里阴森寂静,偶尔有些风声入耳,不要紧的。”说着握了握他的手,“小齐莫怕。”

齐之侃嘴角抽了抽,“王上您仔细听,除了风声好像还有什么……”

蹇宾侧耳听了一阵,“哦,好像是有些类似车辙碰撞的声响。”

“不太像,”齐之侃仔细听着,这声音较车轨之声更为浑圆,倒像是……”

是时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因着四下漆黑,显得有些诡异。
蹇宾表情凝重起来,“莫不是如同国师所说……”

“不是,”齐之侃一反常态地打断他,平静道,“王上,他们在搓麻。”

【二】

果然,愈往前走,人声愈沸。那喧闹冲散了几丝地府的阴森,倒有了几丝烟火气息。

接近声源处,发现是一群阴差围着一张几案哄笑,上空还点着一盏鬼火。

“大人,你可又输了。”几案一侧坐着的人笑着说道。

那人对面坐着的阴差气得站起来拍桌子,“放屁!每次都是你旁边那小子给你点炮!我就不信还能这么巧,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的!”

那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大人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牌桌上的事哪里能算得准呢,不过是运气罢了。”

那阴差还要争辩,旁边一位阴差打断他,“好了好了,愿赌服输。就让他们呆在这儿吧,正好孟婆这几日请假,他俩还能帮着接待新来的。”

围着的几位阴差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该去巡视了。”

说着便晃晃悠悠地散开了,最初那位叫嚣的阴差只得愤愤跟了上去。随后几案上只余下两人,看衣饰不像阴差。

齐之侃对蹇宾道:“这些阴差倒是好说话,凡间的官员可没这么通情达理。”

蹇宾笑着摇头,“哪有什么通情达理,不过是那二人事先串通好其他阴差,一起坑那位输家罢了。”

说着走到几案旁,朗声询问道,“在下与同伴初入地府,略感疲累,不知能否在此小坐片刻?”

之前与阴差对话那人道,“客气了,请便。”

鬼火映照下,蹇宾看清那人衣饰华贵,头戴一顶五爪金冠,身旁坐着的青年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看衣饰仿佛是个将领。

心里对二人身份便有了猜测。

那人温声问道:“阁下二位是哪里人?”

齐之侃道:“我们是天玑国人。”

“哦?”那人有些惊讶,“天玑也立国了?”

“回共主,”蹇宾道,“天玑三年前便已立国。”

那人摆手道,“你们都已经各自立国了,就莫要喊我什么共主啦。想必你就是天玑国主吧,如今你下来陪我,估计上头是乱得很了。”

齐之侃说道:“想不到共主乃如此豁达之人。”

啟昆一边搅乱牌堆,一边回道,“尘归尘土归土,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二位兄弟,不如凑个桌角吧。”

【三】

“所以现在除天权、天枢、天璇三国,还有一个新立的遖宿国?”啟昆好奇地问道,打出一个三条。

“是,”蹇宾道,“那遖宿本孤立于越支山外,此次开凿隧道,移山填海,打的就是进犯中原的目的。等等,你的四筒我吃了。”

裘振皱着眉道,“什么叫'吃'?”

啟昆笑着说:“二位有所不知啊,这麻将的玩法确实各地都有所不同,如本王在国都的玩法和裘振在天璇的玩法都有些差异,二位说的可能是天玑的特殊规则。这样,你们给我这个前共主一个面子,都按国都的玩法来吧。”

蹇宾从善如流地把那张四筒放入牌堆。

齐之侃笑了笑,“裘将军在国都久了,怕是忘了天璇的玩法了吧。可惜了天璇那位王上自你走后终日郁结,抱着你的剑恸心伤神。”

裘振码牌的手顿了顿。

齐之侃扔出一张六条。

啟昆乐呵呵地说,“碰!”

【四】

裘振终究还是没忍住,犹豫着开口,“王上,他过的不好吗?”

蹇宾抬眼看他,笑眯眯地问道,“不知裘将军的是哪个王上?”

裘振:“……”

齐之侃漫不经心道:“天权的王上是个不成器的,好在国富民安,暂时没有什么大碍;天枢世族勾结,架空王权,简直是内忧外患;天璇嘛……嗯,二条。”

裘振心急追问:“天璇情况不好吗?”

齐之侃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天璇底子最好,新上任的副相是国人才,国家也暂无大碍,不过嘛……”

裘振简直要炸,“不过什么??”

啟昆提醒道,“裘振,该你出牌了”

裘振随手扔出一张一筒,蹇宾说了声杠。

齐之侃方才续道:“不过照天璇那位王上日日消沉的样子来看,他应该也快下来了。”

裘振怒道:“你!”

啟昆乐呵呵道:“自摸清一色,我胡了。”

【五】

四人心不在焉地搅牌,蹇宾突然出声问道:“小齐,你记不记得咱们离世时……离中秋还有几天?”

齐之侃略微思索,道:“还有十二天。”

啟昆说:“地府没有昼夜更替,算不了精确时刻,不过按你们从忘川走到这里的时间,应该有十天左右了。”

蹇宾叹道,“可惜今年中秋无月无酒无团圆。”

啟昆爽朗道,“都已经是孤家寡人了还谈什么团圆,最重要的人在身边就好了。”

裘振手下一顿,低着头抿了抿嘴。

齐之侃望向蹇宾,正好迎上蹇宾注视着他的目光,四目相接,空气中仿佛有暗流涌动。

蹇宾握住齐之侃放在几案上的手,弯着眼角说道,“小齐中秋快乐。”

齐之侃盯着他的眼睛,执起那只手放到唇边吻了吻。

空气中的暗流仿佛凝固了。

裘振:“……”

啟昆:“……”

蹇宾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对着石化的二人说道,“二位中秋快乐啊。”

【六】

天璇。

公孙钤上前行礼:“王上,您召臣来所为何事?”

陵光:“今日中秋,你便陪孤王饮酒赏月吧。”目光转向手边放着的一把短剑,喃喃道,“不知阴间是否还能看见月亮。”

公孙钤默默落座,没有说话。

天枢。

孟章醉倒在小石案上,一张脸写满醉意:“仲堃仪,你可知……天下人都在议论,天玑亡后,下一个便是我天枢……”

仲堃仪摸着他软软的头发,柔声说道,“王上莫要在意那些人,会员才只播到了27集,他们只是妄自揣测罢了。”

孟章突然挥手打掉仲堃仪放在他头顶的手,“你、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弹幕里都在说、说你会黑化吗!你早就看不起我天枢,想改投了对不对!你还跑去挑染!你、你学什么不好,跟天权那个废柴学挑染……”

天权。

执明突然打了个喷嚏,旋即委屈道:“阿离,好像有人在骂我。”

慕容离淡淡道,“王上尊贵,怎会有人骂王上。”

执明撇嘴,不屑道,“那天,阿离分明还骂过我混吃等死。”

“王上对臣不满,处罚臣便是了。”

执明眼珠一转,“好啊!那我就罚阿离喝光这坛梨花白!”

慕容离斟满一盅,状似随意道,“王上,臣下酒量不好,宿醉怕是要头痛的。”

执明听罢,忙拦下那只酒盅,“不喝了不喝了,我就是说着玩儿的。”

明月皎洁,圆圆满满的一轮悬挂于天边。

是个好夜。

哈哈哈哈

指间冰雪凉:

公孙:小仲,你是怎么撩到你家王上的?
小仲:用我的才华征服他,恩,当时我家王上可是亲点了我的(微笑.JPG)
公孙被暴击一万点伤害。。。
公孙:齐将军,你是怎么撩到你家王上的?
小齐:我哪有撩我家王上,都是我家王上对我拍肩袭胸(不解.JPG)
公孙吐血。。。
公孙:阿离,你是怎么撩到你家王上的?
阿离:他需要我撩吗(冷漠.JPG)
公孙已亡。

小煎饼出生记花絮

哈哈哈哈执明心里苦

所思在远道:

下周就是刀了......我不管我不管,自己造糖也是糖!(握紧小拳头!)有生子,ooc不可避免,执离客串。我们的口号是!甜!甜!甜!

~~~~~~~~~~~~~~~~~~~~~~~~

蹇宾不开心,很不开心。小齐怀孕本是好事,可是这意味着!十个月!不能跟他姜酱酿酿!白白软软的小齐,只能看不能吃!不能吃!!!偏偏某人还没什么自觉性,还是经常露出那种引人犯罪的无辜表情,甚至夜里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当然,别想歪了,我们小齐只是脱衣服睡觉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夫君忍得多辛苦!而且总不能不许小齐脱衣服了吧……所以这几天大臣们的日子都不好过,王上似乎把多余的精力用来摔奏折,掀桌子了......“王后娘娘我们想你!”这是那几个月所有大臣共同的心声。
至于被一群人惦记的王后———
“王上,你是不是上火了?”小齐埋在被子里关心道。
蹇宾淡定的偏过头擦了擦鼻血,“无......妨......”才怪。

不久执明王携王后进行友好访问时,蹇宾才发现,原来欲求不满这种事,自己并不是一个人。于是蹇宾跟执明像是失散了多年的亲兄弟一样,就差抱头痛哭了。经过了一番互倒苦水,蹇宾总算找到了一些安慰———至少自己日常吃小齐豆腐是没问题的,摸摸手拍拍肩亲亲嘴,小齐从来不反抗。而执明就惨的多,慕容离连让他近身都不肯,睡觉都是分房睡......
“王上和天权王在聊什么那么开心(?)。”小齐歪过头不解道,“还不许咱们听......”
慕容离冷漠的瞥了一眼远处的执明道:“不知道。”才怪。

晚上蹇宾搂着小齐,深情地说:“小齐,你怎么这么好,这么好。”说话的同时没忘记吃豆腐,顺便还亲了亲。小齐一脸懵逼,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至于执明......“阿离你开开门好吗!我以后不乱说了!阿离你别生气了!阿离,阿离,阿离!”

长夜安隐,饶有所益【执离】先来把糖缓缓

❤️❤️

花间:

lof上的第一篇文就这么交代给执离啦!当然完全是因为看完这周的更新,被那个怀中抱离杀给煞到了,虽然那个动作看着超级难受,哎,要抱脖子啊离美人!看着接下去是要开虐的节奏,然而lof上的太太们还不怎么给糖!我就自割腿肉了。


声明:人物都是编剧姐姐的,OOC都是我的!直接承接24集离美人拔剑证清白那里




       自那夜慕容离为证清白拔剑欲自戕以来,宫中的气氛一下子就沉闷不少。慕容离本就不是多话的人,现下愈发的清冷寡言,周围服侍的侍从也未有相厚者,自然没什么奴下为主子分忧的情节,至于那个一直开启逗比模式的执明王,也突然间变得沉闷寡欢起来,偶有侍从想弄些新鲜东西来,却总被执明一顿数落。


       执明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慕容说,他试着跟从前一样,寻些好玩好乐的给慕容,甚至欲将军政大权也一并交给慕容哄他开心,可慕容却总是淡淡拒绝,借口要去批阅奏折便离开了。被慕容冷落的执明不敢找慕容撒气,只好可着劲的作弄身边人,一会儿要上天,一会儿要下水,两个主子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难怪宫中侍从一下子人人自危。


       某日,莫澜兴冲冲的进宫来找执明,抱着什么东西,神情那叫一个骄傲,拉着心情低落的执明就是一顿献宝:”王上,臣找到一个好东西,保管让阿离开心!“


       ”你可拉倒吧,上次,还有上上次,还有上上上次!你都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阿离还是不理我。“执明一脸颓丧的一手托腮,”哎,你说我怎么那么沉不住气呢,不就是个共主玉玺么!阿离愿意给谁就给谁!我怎么就。。。“


       这段时间长期遭受荼毒的莫郡侯偷偷给了个白眼,心说:哎哟,您可说的真简单。那是共主玉玺诶!多少人知道了争着抢着要呢,你倒好,拿着来追男人,真是出息!


       当然,实际上我们的莫郡侯也没啥资格说这个话,毕竟他也是巴不得把天下好东西都给了慕容,不然干嘛老是费心思寻新鲜玩意儿进宫进献呢?给执明?别傻了,给执明的就是给慕容离的。


       莫澜撇撇嘴:”王上,真的,我真的找到一件稀世之珍,共主玉玺什么的,跟这个比简直不堪一提。“


       听莫澜口气这么大,执明倒是有了些兴趣:”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要是这能哄阿离开心,你要什么赏赐都行!“由此可见,我们的执明王不是一般的败家,要不是心思恪纯,赤子之心,估摸着跟纣王周幽王也没啥区别,果然美色误认呐!


        莫澜神秘一笑:”王上,这东西得在昏暗的房间里看方知妙用。“


        ”昏暗的房间,那还不简单,来人呐,找间屋子,用帷幔把四周遮起来,快点!“执明挥挥手,身边的侍从连忙按吩咐去做了。


       执明看看四周,问道:”莫澜,你赶紧的,我赶着去看阿离呢。“


       莫澜继续翻个白眼,暗自嫌弃:最近这段时间阿离哪有理过你,去了还不是坐冷板凳。莫澜内心OS完,赶紧打开匣子,只见匣中有明珠一枚,明珠对于执明来说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可这颗明珠奇就奇在上面雕有人工的纹路,光华自纹路中透出,于屋内壁上映出一幅山河图,图的正中恰是那四国最高的浮玉山。


      莫澜自矜一笑:王上可不要小看这明珠,此乃稀世的浮光珠,现世所有不过一手之数,价值远超各明玉珍珠,浮光珠质地偏脆,镂刻时有一点不小心,便会破碎,王上你看着可稀奇么?”


       执明摸着下巴,咋了咂嘴,立马找来侍从:“快!去把阿离请过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他看。”


       莫澜好奇道:“重要的东西?王上什么时候说话这个样子了?”


      “你不知道,阿离最近不愿意理我,要是不说的郑重点,阿离压根不会来。”执明长叹一口气,不像个一国之主,倒像个为情所困的。


        说话间,慕容离着一身红衣缓缓而来,脸色苍白如玉,透着不健康的青白之色,他微施一礼:“王上喊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给我看,怎么屋内弄得这么昏暗。”


        执明献宝般拉着慕容离的袖子,将他拉进屋里,又对侍从道:“赶紧的出去,把门带上。”


        门一闭合,方才浮光珠映出的图像又再次投映在墙壁上,慕容离顺着光亮看过去,只看见浮玉山高耸,仿佛昔日瑶光城尚在,仍是一派山河平静之景,蓦然只觉心下一痛,心悸之症又犯,只觉得旧日光景夹杂着浮生经年,恍惚间便错失了故土家国,而今只如无根萍絮,让人惊惶。


        执明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阿离可喜欢,这是莫澜寻来的,我看不错,就送给阿离吧。”


        慕容离转头,只见神色凄惶,还未开口便一下子晕了过去,只把执明和莫澜二人吓得不轻。执明一把抱起慕容离,还顺带踹了莫澜一脚:“看你搜寻的好东西,要是阿离有个好歹,我,我,我就捅死你!”


       莫澜只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此时却也不能说什么,赶紧推开门,两人一边喊侍从找医丞,一边把人抱回来向煦台。


       医丞把了脉,叹口气对执明回禀:“回王上,慕容大人这是旧症,心悸之症不容易好,且病人不能受惊吓,不能大喜大悲,不能忧虑过重,慕容大人多日劳累,看着脉相怕是夜间睡得也不安稳,因此才晕过去了,臣这就去开方子。”


       执明只听得夜间睡不好,便着急唤来平日服侍慕容离的侍从:“阿离平日睡得不好么?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吓得侍从慌忙跪下,说道:“王上恕罪,慕容大人平日不许我们随意进出向煦台,夜间也不许我们守夜,奴婢只知道这段时日向煦台总是很晚才息烛火。”


       “混账!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跟本王禀报。”


         侍从只觉得自己冤死了,回禀道:“慕容大人不许我们跟王上说。”


         莫澜拦下执明:“王上,阿离还未醒,暂且罢了吧。”


         执明方才平静下来:“你说的是,吵到阿离就不好了,你说这阿离睡不好,可怎么办?喝安神汤药?”


        莫澜想了想,说道:“不好,安神汤药之类总归是药,俗语说是药三分毒。臣想着吧,不如寻些佛经来,都说佛经诫语有宁神安心的效果,王上不如试试。”


        执明连连点头:“你说的有理,那我这就去找些佛经来,看在你出了个像样主意的份上,先不跟你计较之前犯的错了。”


       莫澜只觉得心累的不行,要不是执明是王上,莫澜怕是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听了莫澜建议,执明去书阁寻了不少的佛经来,将一众人统统赶出去,就坐在慕容离床边,拿起一本佛经低声缓缓念着,慕容离就是在这安详佛经颂语中醒来,看着一脸认真的执明,只觉得心底恍惚,似有暖流划过。


       执明见慕容离醒了,惊喜的不行,赶忙又是垫枕头,又是倒茶水,唯恐不够殷勤:“阿离觉得怎么样?可有舒服些?那浮光珠不好,我回头就把它砸了,阿离别生气,你这样,本王心里,心里觉得难受。”


       慕容离就这执明的手喝了杯水,轻声道:“还好,那浮玉珠是珍宝,砸了可惜了,留着吧。王上怎么拿了这么多佛经来呢?”


       执明捏着手里的佛经说道:“医丞说你睡得不好,莫澜说多念些佛经诫语可能对安神有好处,我就拿来了。阿离是不是觉得我吵了?”


       “没有,只是王上不必做到这个地步。”


        执明一把丢开佛经,执着慕容离的手,缓声说:“要的,只要阿离身体能好起来,能过的开心,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慕容离试着挣脱开,却不想执明握得极紧,遂放弃了,只说:“王上又自称我了,这于礼不合。”


        “没什么不合的,我在阿离面前不是什么王,只要阿离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慕容离侧头望向执明,声音轻若虚无:“我要这天下你也给我?”


        “给!天下算什么,阿离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执明目光中似有焰火,灼的人发烫。


        慕容离只觉得一阵恍惚,轻声道:“不说笑了,王上你不是要念佛经给我听么?那便继续念吧。”


        执明连忙又拾起一本《妙法莲华经》,絮絮念道:“长夜安隐,饶有所益。。。”


        慕容突然笑起来,长夜安隐,饶有所益么?望向执明认真的侧脸,突然觉得或许今晚真的能睡得好。


       不过半个时辰,慕容便沉沉睡去,执明看着慕容如玉一般的容颜,轻轻抚了上去,低声道:“没关系,阿离你是谁,要做什么,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执明说完,慢慢低下头,带着虔诚的神情,吻上慕容的嘴角,心里默念着:阿离,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大约是睡梦里梦到欢喜的事物,慕容唇角微扬,轻笑如花。






对!我让他们亲上了!不然怎么叫发糖缓缓呢!长夜安隐,饶有所益这句出自《妙法莲华经》,意为:假如听闻佛所说的法,在漫漫长夜,就会无所畏惧,身心安隐,得到无穷利益。


与我看来,执明的赤子之心,纯然真心是最能温暖阿离的,阿离过得太苦、太累,若可以,只希望他们二人一世安好。


要是有人看的话,我继续弄些短篇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