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

才不会放弃呢:

《重新开始》

假如一切能够从新开始

有些事也许可以改变

有些人也许会本性难移


哈哈哈哈

才不会放弃呢:

《王的SSR》

假如4(+1)国的刺客都是SSR级剑灵

一共有两张哦

先刀后糖好好好,这几个娃这么小就知道搞事情啊

才不会放弃呢:

《糖与刀》有上下两张哦


君王的胜负心在于麻将,刺客们的胜负心在于写作(虐文)


这是一个刀中有糖的故事


隐齐蹇、仲孟出没

哈哈哈执明快点上

才不会放弃呢:

《青龙的决断》

果然大事还是得王上说了算

方方土啊,你觉得小葱只是在感叹瑶琴吗?

哈哈哈哈

才不会放弃呢:

《煎饼的胜负心》

作天作地、爱疑心、爱脑补的煎饼王

自己选的路,怎么也得走完啊


小哭包的包子请看《万万没想到之重振门楣》

君王们每月的麻将聚会,请看前作《君王们的烦恼》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

才不会放弃呢:

《万万没想到之重振门楣》

只是一个小脑洞,我是绝对相信公孙大人的实力的。


「刺客列传」「全cp」「ABO」定乾坤 伍

❤️❤️

缘心:

同仇敌忾夺嫡戏码,生子慎入,朝堂au
ooc预警,执萌切开黑预警
还是删了许多请节啊,我真的在赶进度啊
这几天也写了一万多了,可还有许多情节没写到没写出感觉真的很着急啊
诗是我随便瞎掰的,见谅
感谢所有的红心蓝手评论,么么哒(*^3^)



  两人漫无目的地聊着朝堂的事,聊着聊着,公孙钤就讲起了那些年他在外游历的奇闻异志,而陵光自小长在宫中,哪里经历过这些,听得倒也是津津有味,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桃花宴已经接近开始。
  说起来每年的桃花宴,也是皇后的生辰,各位皇子和世家的公子们要向皇后献礼,也就是展示各人的才艺,说是献礼,也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相看罢了,尤其是今年几位皇子都为到了该结婚的年岁,所以今年的桃花宴尤为重要。
  皇帝到了,这桃花宴便正式开了席。皇子公子们坐在一旁,看着宴会中央慢慢开始的表演。宴会中央,拥有着曼妙舞姿的舞者献上了一曲又一曲的舞蹈。
  一曲又一曲终了,这宴会的开场便到了尾声,毕竟之后才是重头戏。
  突然此时所有舞者都下了场,换上了一位名伶,此人也是玉琼楼的台柱子。舞跳得极好。容貌更是不俗,身上自有一股清雅的气质。然而许多人的注意却被接下来进来的男子吸引了,只见男子一袭红衣,手中只剩一管箫便跟着舞者一同进来。
  萧声若虚若幻,不欢乐,但却悠然。一曲毕,众人已被那萧师的容貌以及气质,还有那萧声吸引了。早已忽略了场中央跳舞跳的极好的舞者。
  一曲毕那萧师就退下了。
  执明见状,也寻了个借口离了宴席,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
  接下来,便是桃花宴传统的环节,也是一种才艺展示。可以预见,到今日之后,倒有不少世家公子和皇子被赐婚了。
  那些世家公子学的也只不过是些琴棋书画,骑射术数,能拿来表演的,也就那么几样。
  此时皇帝心血来潮,出了一首诗,让周围的公子们以此为题目,一展画技。往年出的题目一般是之前就定好的,世家公子们一往来就能知道题目,也就提前准备许久,当然往年题目比较较简单,能画出彩也真不容易,画得不好也不容易。今年皇帝弄这一出,许多世家公子也是脸色一变。
  有人为皇帝取了纸笔,皇帝便提笔写了一首诗。
  雪后红影染枝梢,
  风过翠微薄影摇。
  月下碧叶漫幽谷,
  夕落暗香人寂寥。
  各位公子们一看这题便也了然,皇帝也是个有分寸的,没有故意为难他们,只是这题落了俗套,这诗写的是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要想出彩,也是有些难。
  此题一出,有心参与的便动起了笔。
  陵光棋艺一流,这画画之事只能算是一般,原本他没有打算参加这些东西的,只是看到了题目,清浅一笑,眼波一转,便也动了笔。
  三炷香结束,不少人都放下了笔,陵光倒是一直画着。
  皇帝与皇后看完了众人的画,出彩的倒也是有几个,都是颇有意境。有选其一的,也有将四种融合到一起的,大都是风景画,有心的还题了诗,惹得皇帝一阵赞叹。
  本来这第一局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坐在皇帝远处的陵光还未停下笔,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陵光,你的画呢?”皇帝带着笑,倒是皇后笑得有些阴沉。
  “回父皇,儿臣未画完,就不展示给众人看了吧。本想着父皇的诗实在是写的好,才忍不住作了一画,父皇也知道的,陵光画技平平,不敢献丑,怕是别人看了要作弄我呢。”
  “没关系,有父皇在呢,看谁敢拿你开玩笑。”
  “父皇,还是算了吧。”
  皇帝极少见陵光这幅扭捏的样子,心里的好奇心越发地重了,“拿来看看吧,陵光。”
  陵光拿起画,走到离皇帝最近的台子,将画铺展开来。陵光倒是也没有撒谎,那副画只画了一半,画上不是山水也不是风景,那画上,是一个人。
  画中是一个棋室,其中檀香袅袅,一位翩然佳公子手执白棋,低眉在棋盘上翻云覆雨。
  这画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低语渐渐响起,陵光只是跪在下首,毫无波澜。毫无疑问,在场的人几乎都认出了画上的人。
  皇后瞪了陵光一眼,本来他已经准备好将陵光许给别人,可眼下都要落空了。
  “这是⋯⋯”皇帝也吃了一惊。
  “儿臣感于诗词,心之所念。”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窘境,许多人向公孙钤方向看去,公孙钤缓缓走出来,没有丝毫的窘迫与尴尬,只是浅浅一笑,跪在了陵光旁边。
  “七王爷此画未完,不知皇上可否让微臣将此画画完?”
  “现在的年轻人啊,倒是让我看不懂了,好,画吧。”皇帝并未有怪罪的意思,反倒是有了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这也就是陵光,要换成别的皇子,不一定有什么流言呢,也不一定有多少人看笑话呢。
  公孙钤没有执笔,而是取了笔蘸了墨,放到陵光手上,而他自己,则是握住了陵光的手。公孙钤的手比陵光的大了不少,公孙钤身量颀长,此刻的动作几乎是将陵光揽在了怀里,公孙钤倒是目不斜视专心作画,却搞的陵光有些意乱情迷,抬头看着公孙钤的侧脸,品着他身上淡淡的竹子的香气,心里也想过,人间何得此人。
  这也是因着此人是公孙钤的缘故,他君子之名在外,换了他人,陵光没准早就使计让那人被治罪了。
  公孙钤画画的速度较之陵光快些,堪堪两炷香,这幅画就完成了。画的另一半是陵光,陵光用手撑着头,垂眸浅笑,发丝悠扬,倒使得人看不真切,尤其是那一双手,皓腕凝脂,令人称羡。棋盘上尤其精彩,将那日两人对弈之局还原得一丝不差。
  绘画结束,公孙钤自然地松开了陵光的手,向皇帝行了一礼,跪在一旁。
  不得不说,公孙钤的画技丝毫不逊于棋艺,画风又自然大气,与之前那些人一比,不知比他们强了多少,自然,这画上的陵光也就比公孙钤美些。
  “这画,妙啊!”皇帝冲着陵光挑了挑眉,笑开了眼。
  本以为陵光会借势称赞公孙钤几句,这时皇帝也就能找个理由给他们赐婚了,可是皇帝忘了,陵光早就不是从前他宠爱的孩子了。
  “公孙大人大雅君子,卓尔不群,儿臣,心悦之。”
  “得君倾慕,公孙之幸,亦心向往之。”
  “好啊,哈哈哈,宣朕旨意,赐婚七王爷于公孙钤,择日成婚。退下吧。”
  公孙钤与陵光告退,坐回下首,陵光举杯,向公孙钤致意,公孙钤更是一笑回敬。
  此日桃花宴上两人之事在巷间流传,更是成为一桩美谈。
  那边执明跟着慕容离离了宴会,慕容离走得不快,似乎有意等着执明,执明在他上马车之前一把拉住了慕容离。
  “慕容乐师,可否赏脸过府一叙?”
  慕容离虽然冷着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执明转头,拉着慕容离上了马车,他就知道慕容离不会拒绝的,这个仿若谪仙一般的人儿,并不是如外表那般无牵无挂的。
  陵光与公孙钤的事情结束后,宴会更加热闹了,不少世家公子们开始大胆了起来,表达爱意的方式明显了许多。画这一部分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琴的表演。
  世家公子们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宴会上,乐声不绝,琵琶、箜篌声也是出彩的很,在这一部分快结束的时候,大家的酒也喝了不少了,不少人嚷着听说新科状元郎琴艺出众,吵着让他弹奏一曲呢。
  在这场宴会中,孟章一直是一个局外人,娶亲之事与他无关,那些纷争就更与他无关了,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陵光的身后,品着桌上的吃食。
  只是琴音一响,孟章一下子就被这琴音吸引了,抬头一望,竟是仲堃仪。想那日学宫中,夫子夸他有绝世之才,而今,他也算是不负众望了。只是想到他孟章还有些微微的脸红,手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后颈,那里,早已经是光滑一片,可他还是觉得,墨的香气围绕着他整个身躯。
  一曲终了,不少人上前,仲堃仪也自在地游移在众人之间,那是另一种神采飞扬,只是比之初见,仲堃仪一袭黄袍,更通人情事故。
  宴会上觥筹交错,后来的骑射之魁自然是被齐之侃夺得,蹇宾没有参加,只是坐在椅子上,为齐之侃鼓掌。齐之侃当真是少年英豪,意气风发,骑着马,向马背一卧,一箭便没入靶心。

❤️❤️

小哭包快到我碗里来:

大峰这张证件照是不是好多人没见过?证件照都这么好看,颜值真是没谁了。

我们结婚了(8)

yoooo

阿宠:

我大概是爆了字数


只有写文来慰藉我不太美好的心情了


——————————————————————


现场


仲堃仪和孟章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地,彼此都没有提做饭的事


“那什么……”


“我们叫外卖吧”


孟章掏出手机晃晃


“好吧”


仲堃仪咽下想要说的话


“我们来打扫卫生吧”


再次寻找话题


“没什么需要打扫的,家具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孟章抬头看了看


仲堃仪小黑屋:


“(挠头)不知怎么了,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无用的男人(苦笑)”


现场


半小时后


“外卖来了!”


外卖小哥在门外喊着


“来啦!”


仲堃仪一溜烟的爬起向门口走去,孟章也跟在他后面


“你好,你的外……仲堃仪?!”


外卖小哥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差点把食物扔到地上,还好被孟章接住了


“是,你好”


仲堃仪露出标准的偶像微笑


“天啊!哦买嘎!我,我是你的粉丝啊,我竟然见到真人了,我能签个名,不,我能拍个照……我能都来么?”


外卖小哥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字幕:就是这样高人气的仲歌手!


“可以可以,不要着急”


仲堃仪抚慰的冲外卖小哥笑笑,转头对跟在他后面的孟章眨了下眼


签完名又拍了照片,外卖小哥还恋恋不舍的和仲堃仪拥抱才走出去


孟章手里拎着外卖一直站在后面,直到门关上才开口


“抱的挺开心的”


仲堃仪不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孟章


“你怎么了?”


孟章转身把外卖打开自顾的坐下


“没什么啊”


仲堃仪狐疑的跟着坐下打开外卖


孟章小黑屋:


Q:是吃醋了么?


A:(提高语调)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男生吃醋


字幕:孟章你知道口是心非怎么写么?


仲堃仪小黑屋:


(不好意思笑)我只是想让孟章知道他男朋友不是那么没用的


现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吃着外卖


仲堃仪眼珠滴溜溜的转着看对面表情不太明朗的孟章


“哎孟章……”


“嗯?怎么了?”


被叫住的孟章快速的咽下一口面,抬起头看


仲堃仪楞住一下突然笑了,语气像对待小孩子般宠溺


“笨蛋,你这有酱”


倾身抹去孟章嘴角的芝麻酱,没有拿纸巾擦掉而是直接送入了嘴里


字幕:似曾相识的场景,似曾相识的动作,不一样的结果!


孟章睁大眼睛看着仲堃仪,话都说不清楚


“你……呃……那个……我……”


仲堃仪单手撑腮看着


“什么你啊我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放心我不嫌弃你的”


仲堃仪小黑屋:


“(笑)想拿回主动权而已”


吃完饭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仲堃仪和孟章两人决定出去走走消化食物


傍晚的公园有着很多出来运动的大爷大妈,还有和父母散步的小孩子


欢乐和吵闹一同充斥在这个小小的公园,带点温馨带点向往


“好久没有这么出来走动了”


仲堃仪双手叠于后脑慢步走着


“自从当了歌手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


“是啊,这样挺好的”


孟章双手插在上衣兜里看着脚下的路


“孟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拍戏的?”


“大概7岁左右吧,那时候哪懂什么是拍戏只是瞎闹而已”


孟章回踢着脚下的石子回答


“哇,那你一定很有经验了,到时候教教我呗”


仲堃仪夸张的双手合十呈花痴状


“孟章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你在干什么啊”


孟章被仲堃仪逗的乐不可支


“终于笑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板着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你的贷款到期没还呢”


“噗,那我就不可能在这跟你悠闲的散步了,应该直接拿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问你到底还不还钱”


孟章也跟着仲堃仪的想法开玩笑


“噫,你是要谋杀亲夫么”


“呵,谁是夫还不一定呢”


“那来比划比划啊”


“好啊,谁怕谁”


字幕:又一次开始的胜负欲


但同时这样的他们也是欢乐的


万家灯火的幸福里增添了他们的笑声


“那你呢?当歌手有什么感觉”


跑累了的两人又变成漫步状态


“因为喜欢音乐所以当了歌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仲堃仪伸手在眼前挡住了路灯


“这光就像舞台的灯光一样,当你真正被它照射才明白其中含义”


说完又不好意思的将手收回放在孟章肩膀推着他向前走


“哎,真是的,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快回家吧”


孟章则在前方翘起嘴角顺着仲堃仪的意思往回走


孟章小黑屋:


“(真挚)我觉得仲堃仪是一个对他认定的事情很认真的人,敢于去做并且不放弃,我认为这是很好的,我应该像他学习”


现场


孟章坐在床边专注的玩手机,卧室内的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字幕:福利呢?!福利呢?!


突然水声停了,浴室门被打开一条细微小缝,仲堃仪伸出半个脑袋尴尬的看着


“孟章……”


“嗯?”


一直打游戏的孟章不舍的分神抬头


“那个……你能帮我拿一下内衣么……”


声音越来越小,不过孟章还是听到了并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


“你别笑了,快点!”


“好好好,内衣在哪?”


“在我箱子的夹层里”


孟章在箱子里找到了内衣并且恶趣味的在镜头前晃过才递给仲堃仪


字幕:“恶童”孟章


仲堃仪小黑屋:


“(叹气,捂住脸)孟章你不要落在我手里”


仲堃仪穿好睡衣出来正赶上孟章准备脱衣服洗澡


“哎,你等会”


孟章停住脱上衣的动作奇怪看着


“怎么了?”


“你让我把这个盖住”


镜头前的仲堃仪慢慢放大,露出一个搞怪的笑容,接下来屏幕变黑只能听到两人对话


“你怎么都不知道盖镜头”


“忘了……”


“笨蛋,没我在可怎么办”


“我身材又不差不怕被看”


“……”


字幕:不要盖住我!我要为粉丝争取福利!


现场


两人并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挺直的身子像僵尸一样


“……”


“……”


无言的气氛围绕着,仲堃仪动了动露在外面的手


“我睡觉可能不老实……你小心点”


“你不会打我吧”


孟章侧头看着


“这个倒不会……”


“那就行”


孟章放心的闭上眼睛


“关灯吧”


“好”


啪的一声,房间陷入了黑暗,只能听到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呼吸声


字幕:第一次同床共枕的预备夫夫,他们将会迎来怎样的第二天呢?


现实


看着被工作人员关掉的机器,孟章呼了口气将手脚全部放到外面


“很热吧”


仲堃仪好笑的在黑暗中听着旁边孟章的动作


“呃……有点”


不同于镜头前的熟稔,孟章对于这个只见了几面的男人还是有些生疏


“晚上还是要盖些被子,不然容易着凉”


仲堃仪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口


反正就当做一个亲近的弟弟来看就好了


“嗯,你也是”


孟章不好意思的把被子拉过嘴边,悄悄偏头看了躺在旁边的仲堃仪


“你睡觉不打呼噜吧”


“……不打”


仲堃仪噎了一下回答


“那就好,我睡了”


孟章背对着仲堃仪道了晚安


“晚安”


仲堃仪盯着漆黑的天花板,不久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闭上眼


——————————————


现实


仲堃仪哆嗦了一下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昏暗的房间


陌生的布局让仲堃仪一时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胸口温热的气息和发麻的手臂让他不得不低头看了怀中


孟章小小的一只缩在他怀里安然熟睡,而他则一只手给对方当枕头一手挎在孟章腰间


无声张大了嘴巴看着此前状况,仲堃仪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小心翼翼的动了身子想将手抽回,孟章却不悦的低吼一声


仲堃仪停止了动作内心凄苦


大哥,我手都要没知觉了


突然门口传来钥匙拧动的声音,工作人员悄悄探进身子想要打开机器


“嘘,小声点”


仲堃仪半撑着身子看着皱起眉头的孟章,用空余的手向对方比了手势示意他先出去


工作人员了解的点了点头关上门退出


低头看了依然沉入梦乡的孟章,无奈的叹口气缩回被窝


能活动的手继续搭在对方腰间


仲堃仪对着空气挑眉


这小子腰线还挺有型的


没知觉就没知觉吧,打扰别人睡觉总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