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刺客列传」「全cp」「ABO」定乾坤 伍

❤️❤️

缘心:

同仇敌忾夺嫡戏码,生子慎入,朝堂au
ooc预警,执萌切开黑预警
还是删了许多请节啊,我真的在赶进度啊
这几天也写了一万多了,可还有许多情节没写到没写出感觉真的很着急啊
诗是我随便瞎掰的,见谅
感谢所有的红心蓝手评论,么么哒(*^3^)



  两人漫无目的地聊着朝堂的事,聊着聊着,公孙钤就讲起了那些年他在外游历的奇闻异志,而陵光自小长在宫中,哪里经历过这些,听得倒也是津津有味,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桃花宴已经接近开始。
  说起来每年的桃花宴,也是皇后的生辰,各位皇子和世家的公子们要向皇后献礼,也就是展示各人的才艺,说是献礼,也不过是一种变相的相看罢了,尤其是今年几位皇子都为到了该结婚的年岁,所以今年的桃花宴尤为重要。
  皇帝到了,这桃花宴便正式开了席。皇子公子们坐在一旁,看着宴会中央慢慢开始的表演。宴会中央,拥有着曼妙舞姿的舞者献上了一曲又一曲的舞蹈。
  一曲又一曲终了,这宴会的开场便到了尾声,毕竟之后才是重头戏。
  突然此时所有舞者都下了场,换上了一位名伶,此人也是玉琼楼的台柱子。舞跳得极好。容貌更是不俗,身上自有一股清雅的气质。然而许多人的注意却被接下来进来的男子吸引了,只见男子一袭红衣,手中只剩一管箫便跟着舞者一同进来。
  萧声若虚若幻,不欢乐,但却悠然。一曲毕,众人已被那萧师的容貌以及气质,还有那萧声吸引了。早已忽略了场中央跳舞跳的极好的舞者。
  一曲毕那萧师就退下了。
  执明见状,也寻了个借口离了宴席,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
  接下来,便是桃花宴传统的环节,也是一种才艺展示。可以预见,到今日之后,倒有不少世家公子和皇子被赐婚了。
  那些世家公子学的也只不过是些琴棋书画,骑射术数,能拿来表演的,也就那么几样。
  此时皇帝心血来潮,出了一首诗,让周围的公子们以此为题目,一展画技。往年出的题目一般是之前就定好的,世家公子们一往来就能知道题目,也就提前准备许久,当然往年题目比较较简单,能画出彩也真不容易,画得不好也不容易。今年皇帝弄这一出,许多世家公子也是脸色一变。
  有人为皇帝取了纸笔,皇帝便提笔写了一首诗。
  雪后红影染枝梢,
  风过翠微薄影摇。
  月下碧叶漫幽谷,
  夕落暗香人寂寥。
  各位公子们一看这题便也了然,皇帝也是个有分寸的,没有故意为难他们,只是这题落了俗套,这诗写的是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要想出彩,也是有些难。
  此题一出,有心参与的便动起了笔。
  陵光棋艺一流,这画画之事只能算是一般,原本他没有打算参加这些东西的,只是看到了题目,清浅一笑,眼波一转,便也动了笔。
  三炷香结束,不少人都放下了笔,陵光倒是一直画着。
  皇帝与皇后看完了众人的画,出彩的倒也是有几个,都是颇有意境。有选其一的,也有将四种融合到一起的,大都是风景画,有心的还题了诗,惹得皇帝一阵赞叹。
  本来这第一局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坐在皇帝远处的陵光还未停下笔,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陵光,你的画呢?”皇帝带着笑,倒是皇后笑得有些阴沉。
  “回父皇,儿臣未画完,就不展示给众人看了吧。本想着父皇的诗实在是写的好,才忍不住作了一画,父皇也知道的,陵光画技平平,不敢献丑,怕是别人看了要作弄我呢。”
  “没关系,有父皇在呢,看谁敢拿你开玩笑。”
  “父皇,还是算了吧。”
  皇帝极少见陵光这幅扭捏的样子,心里的好奇心越发地重了,“拿来看看吧,陵光。”
  陵光拿起画,走到离皇帝最近的台子,将画铺展开来。陵光倒是也没有撒谎,那副画只画了一半,画上不是山水也不是风景,那画上,是一个人。
  画中是一个棋室,其中檀香袅袅,一位翩然佳公子手执白棋,低眉在棋盘上翻云覆雨。
  这画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低语渐渐响起,陵光只是跪在下首,毫无波澜。毫无疑问,在场的人几乎都认出了画上的人。
  皇后瞪了陵光一眼,本来他已经准备好将陵光许给别人,可眼下都要落空了。
  “这是⋯⋯”皇帝也吃了一惊。
  “儿臣感于诗词,心之所念。”
  现场的气氛陷入了窘境,许多人向公孙钤方向看去,公孙钤缓缓走出来,没有丝毫的窘迫与尴尬,只是浅浅一笑,跪在了陵光旁边。
  “七王爷此画未完,不知皇上可否让微臣将此画画完?”
  “现在的年轻人啊,倒是让我看不懂了,好,画吧。”皇帝并未有怪罪的意思,反倒是有了一种看热闹的心态,这也就是陵光,要换成别的皇子,不一定有什么流言呢,也不一定有多少人看笑话呢。
  公孙钤没有执笔,而是取了笔蘸了墨,放到陵光手上,而他自己,则是握住了陵光的手。公孙钤的手比陵光的大了不少,公孙钤身量颀长,此刻的动作几乎是将陵光揽在了怀里,公孙钤倒是目不斜视专心作画,却搞的陵光有些意乱情迷,抬头看着公孙钤的侧脸,品着他身上淡淡的竹子的香气,心里也想过,人间何得此人。
  这也是因着此人是公孙钤的缘故,他君子之名在外,换了他人,陵光没准早就使计让那人被治罪了。
  公孙钤画画的速度较之陵光快些,堪堪两炷香,这幅画就完成了。画的另一半是陵光,陵光用手撑着头,垂眸浅笑,发丝悠扬,倒使得人看不真切,尤其是那一双手,皓腕凝脂,令人称羡。棋盘上尤其精彩,将那日两人对弈之局还原得一丝不差。
  绘画结束,公孙钤自然地松开了陵光的手,向皇帝行了一礼,跪在一旁。
  不得不说,公孙钤的画技丝毫不逊于棋艺,画风又自然大气,与之前那些人一比,不知比他们强了多少,自然,这画上的陵光也就比公孙钤美些。
  “这画,妙啊!”皇帝冲着陵光挑了挑眉,笑开了眼。
  本以为陵光会借势称赞公孙钤几句,这时皇帝也就能找个理由给他们赐婚了,可是皇帝忘了,陵光早就不是从前他宠爱的孩子了。
  “公孙大人大雅君子,卓尔不群,儿臣,心悦之。”
  “得君倾慕,公孙之幸,亦心向往之。”
  “好啊,哈哈哈,宣朕旨意,赐婚七王爷于公孙钤,择日成婚。退下吧。”
  公孙钤与陵光告退,坐回下首,陵光举杯,向公孙钤致意,公孙钤更是一笑回敬。
  此日桃花宴上两人之事在巷间流传,更是成为一桩美谈。
  那边执明跟着慕容离离了宴会,慕容离走得不快,似乎有意等着执明,执明在他上马车之前一把拉住了慕容离。
  “慕容乐师,可否赏脸过府一叙?”
  慕容离虽然冷着脸,但还是点了点头。
  执明转头,拉着慕容离上了马车,他就知道慕容离不会拒绝的,这个仿若谪仙一般的人儿,并不是如外表那般无牵无挂的。
  陵光与公孙钤的事情结束后,宴会更加热闹了,不少世家公子们开始大胆了起来,表达爱意的方式明显了许多。画这一部分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琴的表演。
  世家公子们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宴会上,乐声不绝,琵琶、箜篌声也是出彩的很,在这一部分快结束的时候,大家的酒也喝了不少了,不少人嚷着听说新科状元郎琴艺出众,吵着让他弹奏一曲呢。
  在这场宴会中,孟章一直是一个局外人,娶亲之事与他无关,那些纷争就更与他无关了,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陵光的身后,品着桌上的吃食。
  只是琴音一响,孟章一下子就被这琴音吸引了,抬头一望,竟是仲堃仪。想那日学宫中,夫子夸他有绝世之才,而今,他也算是不负众望了。只是想到他孟章还有些微微的脸红,手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后颈,那里,早已经是光滑一片,可他还是觉得,墨的香气围绕着他整个身躯。
  一曲终了,不少人上前,仲堃仪也自在地游移在众人之间,那是另一种神采飞扬,只是比之初见,仲堃仪一袭黄袍,更通人情事故。
  宴会上觥筹交错,后来的骑射之魁自然是被齐之侃夺得,蹇宾没有参加,只是坐在椅子上,为齐之侃鼓掌。齐之侃当真是少年英豪,意气风发,骑着马,向马背一卧,一箭便没入靶心。

评论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