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中秋贺文【全员】【便当组麻将play】【《奈何桥上》后续】

❤️

在下陆拾叁:

【一】

齐之侃走在前面,顿住脚步,“王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蹇宾上前和他并肩,温声说道,“这里阴森寂静,偶尔有些风声入耳,不要紧的。”说着握了握他的手,“小齐莫怕。”

齐之侃嘴角抽了抽,“王上您仔细听,除了风声好像还有什么……”

蹇宾侧耳听了一阵,“哦,好像是有些类似车辙碰撞的声响。”

“不太像,”齐之侃仔细听着,这声音较车轨之声更为浑圆,倒像是……”

是时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因着四下漆黑,显得有些诡异。
蹇宾表情凝重起来,“莫不是如同国师所说……”

“不是,”齐之侃一反常态地打断他,平静道,“王上,他们在搓麻。”

【二】

果然,愈往前走,人声愈沸。那喧闹冲散了几丝地府的阴森,倒有了几丝烟火气息。

接近声源处,发现是一群阴差围着一张几案哄笑,上空还点着一盏鬼火。

“大人,你可又输了。”几案一侧坐着的人笑着说道。

那人对面坐着的阴差气得站起来拍桌子,“放屁!每次都是你旁边那小子给你点炮!我就不信还能这么巧,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的!”

那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大人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牌桌上的事哪里能算得准呢,不过是运气罢了。”

那阴差还要争辩,旁边一位阴差打断他,“好了好了,愿赌服输。就让他们呆在这儿吧,正好孟婆这几日请假,他俩还能帮着接待新来的。”

围着的几位阴差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该去巡视了。”

说着便晃晃悠悠地散开了,最初那位叫嚣的阴差只得愤愤跟了上去。随后几案上只余下两人,看衣饰不像阴差。

齐之侃对蹇宾道:“这些阴差倒是好说话,凡间的官员可没这么通情达理。”

蹇宾笑着摇头,“哪有什么通情达理,不过是那二人事先串通好其他阴差,一起坑那位输家罢了。”

说着走到几案旁,朗声询问道,“在下与同伴初入地府,略感疲累,不知能否在此小坐片刻?”

之前与阴差对话那人道,“客气了,请便。”

鬼火映照下,蹇宾看清那人衣饰华贵,头戴一顶五爪金冠,身旁坐着的青年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看衣饰仿佛是个将领。

心里对二人身份便有了猜测。

那人温声问道:“阁下二位是哪里人?”

齐之侃道:“我们是天玑国人。”

“哦?”那人有些惊讶,“天玑也立国了?”

“回共主,”蹇宾道,“天玑三年前便已立国。”

那人摆手道,“你们都已经各自立国了,就莫要喊我什么共主啦。想必你就是天玑国主吧,如今你下来陪我,估计上头是乱得很了。”

齐之侃说道:“想不到共主乃如此豁达之人。”

啟昆一边搅乱牌堆,一边回道,“尘归尘土归土,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二位兄弟,不如凑个桌角吧。”

【三】

“所以现在除天权、天枢、天璇三国,还有一个新立的遖宿国?”啟昆好奇地问道,打出一个三条。

“是,”蹇宾道,“那遖宿本孤立于越支山外,此次开凿隧道,移山填海,打的就是进犯中原的目的。等等,你的四筒我吃了。”

裘振皱着眉道,“什么叫'吃'?”

啟昆笑着说:“二位有所不知啊,这麻将的玩法确实各地都有所不同,如本王在国都的玩法和裘振在天璇的玩法都有些差异,二位说的可能是天玑的特殊规则。这样,你们给我这个前共主一个面子,都按国都的玩法来吧。”

蹇宾从善如流地把那张四筒放入牌堆。

齐之侃笑了笑,“裘将军在国都久了,怕是忘了天璇的玩法了吧。可惜了天璇那位王上自你走后终日郁结,抱着你的剑恸心伤神。”

裘振码牌的手顿了顿。

齐之侃扔出一张六条。

啟昆乐呵呵地说,“碰!”

【四】

裘振终究还是没忍住,犹豫着开口,“王上,他过的不好吗?”

蹇宾抬眼看他,笑眯眯地问道,“不知裘将军的是哪个王上?”

裘振:“……”

齐之侃漫不经心道:“天权的王上是个不成器的,好在国富民安,暂时没有什么大碍;天枢世族勾结,架空王权,简直是内忧外患;天璇嘛……嗯,二条。”

裘振心急追问:“天璇情况不好吗?”

齐之侃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天璇底子最好,新上任的副相是国人才,国家也暂无大碍,不过嘛……”

裘振简直要炸,“不过什么??”

啟昆提醒道,“裘振,该你出牌了”

裘振随手扔出一张一筒,蹇宾说了声杠。

齐之侃方才续道:“不过照天璇那位王上日日消沉的样子来看,他应该也快下来了。”

裘振怒道:“你!”

啟昆乐呵呵道:“自摸清一色,我胡了。”

【五】

四人心不在焉地搅牌,蹇宾突然出声问道:“小齐,你记不记得咱们离世时……离中秋还有几天?”

齐之侃略微思索,道:“还有十二天。”

啟昆说:“地府没有昼夜更替,算不了精确时刻,不过按你们从忘川走到这里的时间,应该有十天左右了。”

蹇宾叹道,“可惜今年中秋无月无酒无团圆。”

啟昆爽朗道,“都已经是孤家寡人了还谈什么团圆,最重要的人在身边就好了。”

裘振手下一顿,低着头抿了抿嘴。

齐之侃望向蹇宾,正好迎上蹇宾注视着他的目光,四目相接,空气中仿佛有暗流涌动。

蹇宾握住齐之侃放在几案上的手,弯着眼角说道,“小齐中秋快乐。”

齐之侃盯着他的眼睛,执起那只手放到唇边吻了吻。

空气中的暗流仿佛凝固了。

裘振:“……”

啟昆:“……”

蹇宾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对着石化的二人说道,“二位中秋快乐啊。”

【六】

天璇。

公孙钤上前行礼:“王上,您召臣来所为何事?”

陵光:“今日中秋,你便陪孤王饮酒赏月吧。”目光转向手边放着的一把短剑,喃喃道,“不知阴间是否还能看见月亮。”

公孙钤默默落座,没有说话。

天枢。

孟章醉倒在小石案上,一张脸写满醉意:“仲堃仪,你可知……天下人都在议论,天玑亡后,下一个便是我天枢……”

仲堃仪摸着他软软的头发,柔声说道,“王上莫要在意那些人,会员才只播到了27集,他们只是妄自揣测罢了。”

孟章突然挥手打掉仲堃仪放在他头顶的手,“你、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弹幕里都在说、说你会黑化吗!你早就看不起我天枢,想改投了对不对!你还跑去挑染!你、你学什么不好,跟天权那个废柴学挑染……”

天权。

执明突然打了个喷嚏,旋即委屈道:“阿离,好像有人在骂我。”

慕容离淡淡道,“王上尊贵,怎会有人骂王上。”

执明撇嘴,不屑道,“那天,阿离分明还骂过我混吃等死。”

“王上对臣不满,处罚臣便是了。”

执明眼珠一转,“好啊!那我就罚阿离喝光这坛梨花白!”

慕容离斟满一盅,状似随意道,“王上,臣下酒量不好,宿醉怕是要头痛的。”

执明听罢,忙拦下那只酒盅,“不喝了不喝了,我就是说着玩儿的。”

明月皎洁,圆圆满满的一轮悬挂于天边。

是个好夜。

评论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