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刺客列传】王上,父命难违啊(齐蹇/钤光)

包办婚姻哈哈哈哈

酒昧:

*有毒,有毒,有毒,有剧毒,比上一篇还剧毒。


*谁说包办婚姻不幸福,公孙钤第一个敲你家门。


*齐之侃第二个。


*内含cp:齐蹇,钤光






【【【慎入】】】




【一】


什么叫人生不如意,十之十五六七八。


齐之侃看着殿上蹇宾想,这就是了。


蹇宾负手而立,眉目在微弱烛火的映照下更显深邃。他手里还握着一封帛书。


许久,蹇宾将帛书递到齐之侃眼前。


“此信,说的可都是真的?”


齐之侃单膝跪地。


“回王上,信上所言句句属实。”


那封帛书飘落到地上,对折了一半,齐之侃垂眸只看到开头的“吾儿”二字。


简直造孽,我的爹。


上将军如此想到。


 


【二】


齐之侃本是不想说的。


那日他照旧去山间打猎,路上遇到受伤的蹇宾,将人带回住处。他明明自幼独自一人生活,可如今照顾起人来,却不知为何如此得心应手。


山间晨雾散得早,齐之侃坐在床沿边,一点一点替蹇宾抹去脸上血痕。他院中种着翠竹,正是竹叶浓绿的时候,风一过,竹林涌动如江洋翻覆,似有涛声自九天倾泻而下。


蹇宾就在这涛声中缓缓睁开双眼。齐之侃低头去看他,只觉得那一刻天地间无风也无竹。


只有明月照进松间来。


后来齐之侃送蹇宾出山,遇上侯府中抬着软轿出来相迎的小厮,他才恍悟。


蹇宾问他,愿不愿留在我身边。


齐之侃一直放在胸口的那封信仿佛要烧起来,烫得他手足无措。


齐之侃道:“愿侍奉侯爷左右。”


他本是不想说的。


 


【三】


那封信是齐之侃的父亲留给他的。


信里写的是齐父曾受天玑侯荫庇,此恩无以为报,惟愿齐之侃以命相付。


现在想来,这大抵就叫做包办婚姻。


 


【四】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是说天玑隔壁有一个国家,以紫为尊,不,不是天璇。某日,这个国家的君王失了青梅竹马的上将军,从此便终日郁郁寡欢,不理朝政,直至这国的丞相又替君王寻来一个与旧日将军眉目七分相似的谋士——


都说了不是天璇了。


君王与谋士多时相处下来倒也日渐亲密,只是纵然新人有万般好,终是活在旧人影子里。君王与谋士渐渐意见相悖,心生间隙,最终还是落得个谋士辞官远走,君王闭门不出的悲惨境地。


朝堂上,蹇宾很认真地看着国师。


蹇宾道:“国师所讲真的不是天璇国吗?”


国师道:“王上,这只能说明包办婚姻的不幸大抵都是相似的。”


齐之侃心说老子信了你的邪。


 


【五】


几日后,齐之侃收到公孙钤的一封信。


大意是说自己前几日与陵光王吵了一架,不想陵光王竟一气之下竟跑出了宫城,自己已在外寻找多日未果,要是陵光王去了天玑国境,还望齐将军万万将他留住,等我去迎。


齐之侃顿时感觉悲从心中来,提笔写了几个大字作为回信。


“我自会留意陵光王去向,也还望公孙先生为包办婚姻正名。”


公孙钤拿到回信迷茫了许久,半晌感慨道,齐将军不愧是将星下凡,字间深意果然非我等凡人能够领悟。


后来朝堂内外皆不知为何齐将军在天玑与天璇相接的城门口不眠不休地守了七日。


可能因为包办婚姻患得患失的心情大抵也是相似的。


 


【六】


第八日齐之侃又接到公孙钤来信,说找到了陵光王。


原来陵光根本没出宫城,那日他与公孙钤大吵一架后本欲出走,结果刚走到花园就觉得好累,于是就折回寝宫喝酒睡觉去了,谁知公孙钤寻人心切,一匹快马一日便奔出皇城百余里。


末了公孙钤还感慨一句,哎,多变不过帝王心啊。


晴空朗朗,烈日炎炎,城门之下齐之侃两眼一黑。


还是城里人套路深。


 


【七】


夜幕四合,大殿之上,蹇宾问齐之侃,当初为何跟在本王身边。


齐之侃道:“父命难违。”


蹇宾跟着他重复,父命难违。


一字一顿,齐之侃不敢抬头去看。


蹇宾道:“小齐。”


齐之侃道:“臣在。”


蹇宾道:“你跟随我四处征战多年,日夜相伴亦多年,你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仔细算来不论本王家于你父亲有何恩情,早都应该已还清了。”


齐之侃心慌意乱。


蹇宾道:“你本该就应在山野间逍遥自在,是本王执意困你于这万丈宫墙,如今恩仇已泯,本王也该放你走了。”


齐之侃不应,一撩衣袍,跪如磐石。


蹇宾走到他身旁,一手轻轻抚上他脸颊。


“齐将军,今日一别,无须归。”


 


【八】


齐之侃走时天玑已经入了冬。


白雪拥城,目之所及都是茫茫,齐之侃却一眼就辨出城楼之上的蹇宾。


公孙钤曾道,多变不过帝王心。他在城下等了一会儿,还以为蹇宾会出声唤住他。


直到雪覆满了他的双肩,他才舍得勒马转身。


齐之侃白衣白袍,广袖随风猎猎作响,他最后转头对蹇宾笑了笑,扬鞭一挥,骏马嘶鸣一声,四蹄狂奔霎时溅起雪雾一片。


蹇宾恍惚间以为自己又看到齐之侃少年时,他策马而呼,誓要与自己并肩踏过这山河万里。


而如今他却只能看着齐之侃在天地间渐行渐远。


 


可怜山河还未老。


 


【九】


齐之侃花了一整个冬天去翻修旧时院落。


春时他再去山中狩猎,本该是自小长大的地方,环顾一周,竟发现陌生了许多。


夏时落雨,齐之侃撑伞去院中看竹林,新竹沾了雨水,浓翠欲滴,他看入了迷,一阵风来才回神。山风裹着雨斜吹过来,齐之侃下意识把伞歪到一边去,伞顶积水哗地倾泻下来,他湿着半边肩膀,身侧却无一人。


秋时他在院中练剑,旧日斥候来报,说王上染了风寒,加之国事重压,险些一病不起。齐之侃一剑砍过去,堪堪停在斥候脖颈旁。


齐之侃道:“何为‘险些’?”


斥候哆嗦道:“就......就是修养几日之后就......又能......又能上朝了。”


齐之侃收了剑。


他不记得自己脾气何时变得如此之差了。


冬末时他听到消息,是说遖宿出兵三十万驻扎天玑边界,意欲发兵,朝中无将才,天子守城门。


 


【十】


齐之侃策马奔得那样急。


那封父亲留给他的家书他从小就仔细揣在怀里,时时刻刻带在身旁,而今被风灌得从他衣襟飞了出去,他竟也不想停下去捡。


此去是否算是违抗皇命齐之侃已经没空去想,他只知道,自己还没有和蹇宾并肩踏过这山河万里。


 


【十一】


齐之侃还是晚了一步。


天玑王以一人之命换了城中百姓和数十万将士的命。


四方恸哭,齐之侃身处其中却只觉得听不真切,他茫然四顾,恍惚听见山中竹林随风起,似有涛声自九天倾泻而下。


可为何不见明月照进松间来。


 


【十二】


遖宿王看了眼身边昏睡不醒的人,一言不发。


马车颠簸,毓埥把车内软垫全都靠在那人身旁。前面将军撩开帘子,皱眉往里看了一眼,低声道:“王上。”


寒风猎猎灌进车内,毓埥道:“我自有打算。”


将军还想说什么,却终究放下帘子回过头去。


毓埥看着那人睡颜,眉目俊秀,如芝如兰,正是天玑王蹇宾。那日他一举攻破天玑城门,兵临城下,天玑王一身银铠立于城墙之上,以一人命换万人命。


毓埥确实没有想到。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未等他想好是否处决了这个天玑王,蹇宾竟先一步一病不起。


医丞来看,说是本就积劳成疾,而今急火攻心,能不能醒来还实属未知。


“小齐。”


蹇宾昏睡中轻声道。


毓埥长叹一声,这该如何是好。


 


【十三】


齐之侃许久未曾梦到他父亲。


梦中齐父还是当年那般模样,齐之侃眼眶发热,上前一步,却是跪下了。


齐之侃道:“孩儿未能完成父亲重托,当日我竟真的离天玑王而去,现下他生死未明,我却没有伴在他左右。我这一生不能共他同生共死,到底有何意义!”


齐父道:“罢了罢了,当年之托我只盼你去小侯爷身边做个能供他使唤的死士而已,没想到你竟日夜寸步不离伴在他身边七年。”


齐之侃道:“啊?”


“......”


“......”


这就很尴尬。


齐父道:“你是不是又给自己加戏了。”


齐之侃脑中闪过许许多多那种不方便和你亲爹讲的情节。


齐之侃道:“没有。”


齐父道:“哦。”


 


【十四】


蹇宾转醒已是三日之后。


他虽转醒,但意识也不清明,毓埥在他床侧,他竟也没有认出。他伸手胡乱一抓,恰好搭在毓埥手腕上。


蹇宾道:“本王......”


他声音虚弱,但寝宫空旷,毓埥身边的将军依然听得一清二楚,怒道:“亡国之君,怎还可称王!王上,怎能容蹇宾如此放肆!”


毓埥示意将军住口。


蹇宾道:“天玑......有山,山中......山中有一剑庐,庐前种满翠竹。”


蹇宾扣着毓埥的手指冰凉。


“务必将本王......”蹇宾的声音低下去,毓埥不得不俯下身子才能听清。


 


“归于山阿。”


 


【十五】


齐之侃只身一人杀入遖宿腹地。


那夜寒风凛冽,齐之侃银甲浴血,双目赤红,长剑裂口斑斑,军中百十号遖宿将士竟无人敢近他一步。


毓埥自营帐中走来。


齐之侃道:“我乃天玑国上将军齐之侃,今夜前来,是以吾命换吾王。”


毓埥道:“本王若是不允呢?”


齐之侃道:“如此,但求遖宿王归我于吾王身侧,同葬山阿。”


毓埥抚掌大笑。


 


【十六】


蹇宾在一片涛声中缓缓睁开双眼。


齐之侃正低着头对他笑。


窗外竹影交错,日光依稀。


蹇宾道:“小齐,为何还留在我身边。”


齐之侃道:“着实是父命难违啊。”


蹇宾一时沉默。


齐之侃道:“前日我父亲托梦于我,说我与你历经了这般险阻,此时应该结成连理,日后好去踏遍这万里山河。”


 


【十七】


公孙钤给陵光讲了一个关于包办婚姻如何幸福美满的故事。


陵光道:“你说这个国家以白为尊,我怎么听着像旧国天玑。”


公孙钤道:“绝对不是。”


陵光道:“然后这个将军和君王,听着怎么像齐之侃和蹇宾。”


公孙钤道:“巧合而已。”


陵光道:“那你说这将军一人闯敌国救下君王的事儿,我怎么也觉得——”


公孙钤道:“王上,这只能说明包办婚姻的幸福大抵都是相似的。”


公孙钤说这话时每一根头发丝都散发着正气凌然。


陵光信了。


 


【十八】


齐父道:“这话我没讲过。”


齐之侃道:“哦。”


 


 


【王上,父命难违啊·完】






有虫明天改,我明个儿还要搬砖【。


以及我想对编剧说的一些充满爱意的悄悄话也明天贴上来


先晚安!



评论

热度(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