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小煎饼出生记花絮

哈哈哈哈执明心里苦

所思在远道:

下周就是刀了......我不管我不管,自己造糖也是糖!(握紧小拳头!)有生子,ooc不可避免,执离客串。我们的口号是!甜!甜!甜!

~~~~~~~~~~~~~~~~~~~~~~~~

蹇宾不开心,很不开心。小齐怀孕本是好事,可是这意味着!十个月!不能跟他姜酱酿酿!白白软软的小齐,只能看不能吃!不能吃!!!偏偏某人还没什么自觉性,还是经常露出那种引人犯罪的无辜表情,甚至夜里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当然,别想歪了,我们小齐只是脱衣服睡觉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夫君忍得多辛苦!而且总不能不许小齐脱衣服了吧……所以这几天大臣们的日子都不好过,王上似乎把多余的精力用来摔奏折,掀桌子了......“王后娘娘我们想你!”这是那几个月所有大臣共同的心声。
至于被一群人惦记的王后———
“王上,你是不是上火了?”小齐埋在被子里关心道。
蹇宾淡定的偏过头擦了擦鼻血,“无......妨......”才怪。

不久执明王携王后进行友好访问时,蹇宾才发现,原来欲求不满这种事,自己并不是一个人。于是蹇宾跟执明像是失散了多年的亲兄弟一样,就差抱头痛哭了。经过了一番互倒苦水,蹇宾总算找到了一些安慰———至少自己日常吃小齐豆腐是没问题的,摸摸手拍拍肩亲亲嘴,小齐从来不反抗。而执明就惨的多,慕容离连让他近身都不肯,睡觉都是分房睡......
“王上和天权王在聊什么那么开心(?)。”小齐歪过头不解道,“还不许咱们听......”
慕容离冷漠的瞥了一眼远处的执明道:“不知道。”才怪。

晚上蹇宾搂着小齐,深情地说:“小齐,你怎么这么好,这么好。”说话的同时没忘记吃豆腐,顺便还亲了亲。小齐一脸懵逼,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至于执明......“阿离你开开门好吗!我以后不乱说了!阿离你别生气了!阿离,阿离,阿离!”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