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长夜安隐,饶有所益【执离】先来把糖缓缓

❤️❤️

花间:

lof上的第一篇文就这么交代给执离啦!当然完全是因为看完这周的更新,被那个怀中抱离杀给煞到了,虽然那个动作看着超级难受,哎,要抱脖子啊离美人!看着接下去是要开虐的节奏,然而lof上的太太们还不怎么给糖!我就自割腿肉了。


声明:人物都是编剧姐姐的,OOC都是我的!直接承接24集离美人拔剑证清白那里




       自那夜慕容离为证清白拔剑欲自戕以来,宫中的气氛一下子就沉闷不少。慕容离本就不是多话的人,现下愈发的清冷寡言,周围服侍的侍从也未有相厚者,自然没什么奴下为主子分忧的情节,至于那个一直开启逗比模式的执明王,也突然间变得沉闷寡欢起来,偶有侍从想弄些新鲜东西来,却总被执明一顿数落。


       执明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慕容说,他试着跟从前一样,寻些好玩好乐的给慕容,甚至欲将军政大权也一并交给慕容哄他开心,可慕容却总是淡淡拒绝,借口要去批阅奏折便离开了。被慕容冷落的执明不敢找慕容撒气,只好可着劲的作弄身边人,一会儿要上天,一会儿要下水,两个主子都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难怪宫中侍从一下子人人自危。


       某日,莫澜兴冲冲的进宫来找执明,抱着什么东西,神情那叫一个骄傲,拉着心情低落的执明就是一顿献宝:”王上,臣找到一个好东西,保管让阿离开心!“


       ”你可拉倒吧,上次,还有上上次,还有上上上次!你都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阿离还是不理我。“执明一脸颓丧的一手托腮,”哎,你说我怎么那么沉不住气呢,不就是个共主玉玺么!阿离愿意给谁就给谁!我怎么就。。。“


       这段时间长期遭受荼毒的莫郡侯偷偷给了个白眼,心说:哎哟,您可说的真简单。那是共主玉玺诶!多少人知道了争着抢着要呢,你倒好,拿着来追男人,真是出息!


       当然,实际上我们的莫郡侯也没啥资格说这个话,毕竟他也是巴不得把天下好东西都给了慕容,不然干嘛老是费心思寻新鲜玩意儿进宫进献呢?给执明?别傻了,给执明的就是给慕容离的。


       莫澜撇撇嘴:”王上,真的,我真的找到一件稀世之珍,共主玉玺什么的,跟这个比简直不堪一提。“


       听莫澜口气这么大,执明倒是有了些兴趣:”什么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要是这能哄阿离开心,你要什么赏赐都行!“由此可见,我们的执明王不是一般的败家,要不是心思恪纯,赤子之心,估摸着跟纣王周幽王也没啥区别,果然美色误认呐!


        莫澜神秘一笑:”王上,这东西得在昏暗的房间里看方知妙用。“


        ”昏暗的房间,那还不简单,来人呐,找间屋子,用帷幔把四周遮起来,快点!“执明挥挥手,身边的侍从连忙按吩咐去做了。


       执明看看四周,问道:”莫澜,你赶紧的,我赶着去看阿离呢。“


       莫澜继续翻个白眼,暗自嫌弃:最近这段时间阿离哪有理过你,去了还不是坐冷板凳。莫澜内心OS完,赶紧打开匣子,只见匣中有明珠一枚,明珠对于执明来说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可这颗明珠奇就奇在上面雕有人工的纹路,光华自纹路中透出,于屋内壁上映出一幅山河图,图的正中恰是那四国最高的浮玉山。


      莫澜自矜一笑:王上可不要小看这明珠,此乃稀世的浮光珠,现世所有不过一手之数,价值远超各明玉珍珠,浮光珠质地偏脆,镂刻时有一点不小心,便会破碎,王上你看着可稀奇么?”


       执明摸着下巴,咋了咂嘴,立马找来侍从:“快!去把阿离请过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他看。”


       莫澜好奇道:“重要的东西?王上什么时候说话这个样子了?”


      “你不知道,阿离最近不愿意理我,要是不说的郑重点,阿离压根不会来。”执明长叹一口气,不像个一国之主,倒像个为情所困的。


        说话间,慕容离着一身红衣缓缓而来,脸色苍白如玉,透着不健康的青白之色,他微施一礼:“王上喊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给我看,怎么屋内弄得这么昏暗。”


        执明献宝般拉着慕容离的袖子,将他拉进屋里,又对侍从道:“赶紧的出去,把门带上。”


        门一闭合,方才浮光珠映出的图像又再次投映在墙壁上,慕容离顺着光亮看过去,只看见浮玉山高耸,仿佛昔日瑶光城尚在,仍是一派山河平静之景,蓦然只觉心下一痛,心悸之症又犯,只觉得旧日光景夹杂着浮生经年,恍惚间便错失了故土家国,而今只如无根萍絮,让人惊惶。


        执明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道:“阿离可喜欢,这是莫澜寻来的,我看不错,就送给阿离吧。”


        慕容离转头,只见神色凄惶,还未开口便一下子晕了过去,只把执明和莫澜二人吓得不轻。执明一把抱起慕容离,还顺带踹了莫澜一脚:“看你搜寻的好东西,要是阿离有个好歹,我,我,我就捅死你!”


       莫澜只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此时却也不能说什么,赶紧推开门,两人一边喊侍从找医丞,一边把人抱回来向煦台。


       医丞把了脉,叹口气对执明回禀:“回王上,慕容大人这是旧症,心悸之症不容易好,且病人不能受惊吓,不能大喜大悲,不能忧虑过重,慕容大人多日劳累,看着脉相怕是夜间睡得也不安稳,因此才晕过去了,臣这就去开方子。”


       执明只听得夜间睡不好,便着急唤来平日服侍慕容离的侍从:“阿离平日睡得不好么?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吓得侍从慌忙跪下,说道:“王上恕罪,慕容大人平日不许我们随意进出向煦台,夜间也不许我们守夜,奴婢只知道这段时日向煦台总是很晚才息烛火。”


       “混账!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跟本王禀报。”


         侍从只觉得自己冤死了,回禀道:“慕容大人不许我们跟王上说。”


         莫澜拦下执明:“王上,阿离还未醒,暂且罢了吧。”


         执明方才平静下来:“你说的是,吵到阿离就不好了,你说这阿离睡不好,可怎么办?喝安神汤药?”


        莫澜想了想,说道:“不好,安神汤药之类总归是药,俗语说是药三分毒。臣想着吧,不如寻些佛经来,都说佛经诫语有宁神安心的效果,王上不如试试。”


        执明连连点头:“你说的有理,那我这就去找些佛经来,看在你出了个像样主意的份上,先不跟你计较之前犯的错了。”


       莫澜只觉得心累的不行,要不是执明是王上,莫澜怕是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听了莫澜建议,执明去书阁寻了不少的佛经来,将一众人统统赶出去,就坐在慕容离床边,拿起一本佛经低声缓缓念着,慕容离就是在这安详佛经颂语中醒来,看着一脸认真的执明,只觉得心底恍惚,似有暖流划过。


       执明见慕容离醒了,惊喜的不行,赶忙又是垫枕头,又是倒茶水,唯恐不够殷勤:“阿离觉得怎么样?可有舒服些?那浮光珠不好,我回头就把它砸了,阿离别生气,你这样,本王心里,心里觉得难受。”


       慕容离就这执明的手喝了杯水,轻声道:“还好,那浮玉珠是珍宝,砸了可惜了,留着吧。王上怎么拿了这么多佛经来呢?”


       执明捏着手里的佛经说道:“医丞说你睡得不好,莫澜说多念些佛经诫语可能对安神有好处,我就拿来了。阿离是不是觉得我吵了?”


       “没有,只是王上不必做到这个地步。”


        执明一把丢开佛经,执着慕容离的手,缓声说:“要的,只要阿离身体能好起来,能过的开心,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慕容离试着挣脱开,却不想执明握得极紧,遂放弃了,只说:“王上又自称我了,这于礼不合。”


        “没什么不合的,我在阿离面前不是什么王,只要阿离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慕容离侧头望向执明,声音轻若虚无:“我要这天下你也给我?”


        “给!天下算什么,阿离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执明目光中似有焰火,灼的人发烫。


        慕容离只觉得一阵恍惚,轻声道:“不说笑了,王上你不是要念佛经给我听么?那便继续念吧。”


        执明连忙又拾起一本《妙法莲华经》,絮絮念道:“长夜安隐,饶有所益。。。”


        慕容突然笑起来,长夜安隐,饶有所益么?望向执明认真的侧脸,突然觉得或许今晚真的能睡得好。


       不过半个时辰,慕容便沉沉睡去,执明看着慕容如玉一般的容颜,轻轻抚了上去,低声道:“没关系,阿离你是谁,要做什么,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执明说完,慢慢低下头,带着虔诚的神情,吻上慕容的嘴角,心里默念着:阿离,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大约是睡梦里梦到欢喜的事物,慕容唇角微扬,轻笑如花。






对!我让他们亲上了!不然怎么叫发糖缓缓呢!长夜安隐,饶有所益这句出自《妙法莲华经》,意为:假如听闻佛所说的法,在漫漫长夜,就会无所畏惧,身心安隐,得到无穷利益。


与我看来,执明的赤子之心,纯然真心是最能温暖阿离的,阿离过得太苦、太累,若可以,只希望他们二人一世安好。


要是有人看的话,我继续弄些短篇糖啊~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