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蹇齐】书不尽意 【现代AU小甜饼】一发完

ꉂ ೭(˵¯̴͒ꇴ¯̴͒˵)౨”甜

Gray Snow:


  • 中文系大学教授×骨科医生,当成是煎饼和小齐的转世看吧。


  • 所有的OOC都是我的锅。


  • 送给所有喜欢大小白的姑娘们么么哒。





书不尽意


卧室的窗帘被人拉开了,紧接着和煦的晨光就倾洒了进来,还赖在床上的蹇宾不适地皱了皱眉,抬手捂住了眼睛。


然后就有一个人好听的声音伴随着落在唇上的轻吻在耳边响起:“起床了,再睡要迟到了。”


齐之侃看着床上的人皱着眉头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人有起床气,所以叫他起床一定要温柔些。


“早。”蹇宾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尽力克制住自己对于没睡足就要起床这件事带来的怨气,抓过身边的衣服,简单地回了他一个字。


已经三年了,只要两个人同时在家,每天早上差不多都在重复这个场景。


齐之侃笑了笑,还挺温馨的不是吗。




“早餐我放在桌上了,你爱吃的煎饼。”齐之侃收拾完毕站在卫生间门口对着还在刷牙的那人道别:“我先去医院了,今天早上要开个早会。你记得走之前给大小白把吃的准备好。”


大小白是他们养的两只宠物,一只哈士奇和一只不高兴猫,名字分别叫做大白和小白,虽然那两个小家伙的毛色和白的关系并不是很大。


“嗯。”蹇宾应了一声,看了他一眼,然后简单地说:“早安吻。”


“刚才叫你起床的时候不是给过了吗?”齐之侃笑了笑,然后走过来拉住他的衣领在那满是牙膏沫的嘴巴上啄了一下:“周一愉快,亲爱的。”


蹇宾把牙刷拿在手里对他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周一愉快。”然后指了指他的领带:“你戴的这条领带……如果我没记错,这条应该是去年周年纪念的时候你送我的礼物。”


齐之侃低头看了看:“你知道的,我从来分不清咱们两个的领带,尤其是颜色相近的,你是不是每次都买的情侣款。”


蹇宾吐出口中的泡沫,然后拉过眼前的人,低头把领带给他解开又重新系好:“而且你还系歪了。”


齐之侃低头看着那人性感修长的手,眼里满是笑意:“煎饼教授,其实我一直都很怀疑,关于你在学校那些摔书吼学生的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明明就很……”他想了想,找了个形容词:“和善。”


蹇宾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传言不仅仅只是这些,我还是个挂科狂魔。”


齐之侃没绷住笑出了声:“真替你的学生们感到难过。”


“小齐医生,你再不走,这个月的奖金估计就没了。”


齐之侃听了这话迅速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转身就往门口狂奔:“我走了,煎饼大人再见。大白,小白,爸爸爱你们。”


卧在阳台上的大白和小白分别用“汪汪”和“喵喵”向他道了别。


蹇宾坐在餐桌前看着恋人准备的丰盛早餐,用手按了按口袋里的那个方形小盒子,然后陷入了回忆里。


当初他心血来潮去学骑马,结果不小心把腿摔成了骨折,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认识了身为自己主治医师的齐之侃。


他现在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齐之侃时的情景,那个人穿着一身白大褂,正靠在窗前看病例,然后回头对他微笑了一下。


蹇宾当时就觉得心漏跳了几拍,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已经认识了这个人很久很久,可是他又分明是第一次见到他。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这是齐之侃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蹇宾想,或许这就叫做命中注定。


而如今他们已经在一起快三年了,当初热恋时的激情虽然褪去了不少,但是感情也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深刻。




中午下班的时候,齐之侃和科室里的小护士一起准备去医院餐厅吃午餐,结果刚下楼就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小齐。”


他回过头,蹇宾正站在楼下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鼻梁上还架着上课时常戴的那副金丝边无框眼镜。


“你怎么来了?”齐之侃十分惊喜地快速走过去。


被晾在一旁的小护士一脸尴尬:“齐医生,你朋友啊?那……我先走了。”


小护士走了好远之后,蹇宾也没再开口说话,齐之侃有些心虚:“你是来查岗的吗?”


蹇宾看着他不说话,眼里的醋意藏都藏不住。


齐之侃在心里叹息,这人爱乱吃醋的毛病怕是改不了了。


他上前捏了捏蹇宾的手:“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不去了,我……就是回家顺路来看看你。一会儿回去自己弄点吃就行。”


齐之侃小心翼翼:“生气了?”


“没有……”


“哎,你总不能让我在这儿哄你吧,煎饼大人。”


“小齐,你怎么一直都这么受欢迎。”蹇宾想到每次他来医院都能看到齐之侃身边从不重样的小姑娘们,觉得有点郁闷。


齐之侃连忙摇头:“哪有,我们科室的所有姑娘们都知道我是有对象的,只不过刚才那个是新来的…”


“晚上值班吗?”蹇宾打断他的话。


“啊……”齐之侃反应了一下:“今天不用。”


“那我晚上来接你。”蹇宾说:“然后去看电影吧。”


“约会吗?”齐之侃笑了:“咱们确实很久没正经约会过了。”


“我……”蹇宾犹豫了一下:“有个东西想给你。”


“哦……”齐之侃歪着头看他:“什么东西?礼物?今天也不是什么节日纪念日啊。而且你送的礼物真是千奇百怪,送诗送画送字就算了,还送过我一块玉佩,其实你真的是穿越过来的吧?”


蹇宾被他逗笑了:“你不喜欢?”


“喜欢,喜欢。”齐之侃看着蹇宾扬起的嘴角说:“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看你笑。”


蹇宾被这句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齐之侃额前的碎发:“你啊……那我先回去了 。”


“真要回去啊?”


“嗯。”


“不生气了吧?”


“嗯。”


“等等,你是不是早上又忘了喂大小白了!”


“嗯。”


“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


“嗯。”


“蹇宾你除了嗯还会说别的吗?”


“会,我爱你。”


齐之侃:“………………”




晚上蹇宾带着他去了那家他们常去的格调优雅的淮扬菜馆,点了几个特色招牌菜和一些江南甜味小吃。


空气里都是甜甜的味道,气氛温馨又浪漫。


可是一顿饭吃完蹇宾也还是没能拿出勇气把那个盒子拿出来。


齐之侃对蹇宾坐立不安欲言又止的样子选择视而不见。让这个人做些什么浪漫的事情,确实有些难为他了。




直到两个人吃完饭散步散到影院售票大厅,蹇宾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时机。


算了,看电影的时候再说吧。蹇教授自暴自弃地想。


而在看过了影院的排片表后蹇宾心里只剩一声叹息。


这年头,世风日下啊。


蹇宾喜欢晦涩难懂的文艺片,而齐之侃则偏爱打打杀杀的商业片,所以在看电影这件事情上他们几乎没有统一过意见。


但是很明显影院里并没有可供蹇教授坐下来耐心欣赏的片子。


没办法只能让小齐医生去买了两张他喜欢的爆米花电影票。


于是我们的蹇宾大人就十分不给面子的在超级英雄们在屏幕上飞来飞去的时候睡着了。


电影快散场的时候齐之侃借着影厅里昏暗的光线看了看身边的蹇宾,然后凑过去偷偷吻了一下那人的嘴唇。


有甜甜的味道。


下一秒他就被蹇宾按住了后脑勺,蹇宾的唇压在他唇上加大了力气,舌头紧接着撬开了他的牙齿,然后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在昏暗的环境下像是被洒进了细碎的星光。


于是他们就在电影散场之前悄悄交换了一个细腻绵长的吻。




等把车停进小区的车库里,两个人站在楼下的时候,蹇宾才终于开了口:“小齐……”


“嗯?怎么了?”


“今天晚上开心吗?”


齐之侃看着他紧张的样子觉得心里柔软一片:“非常开心。”


“你还记得我说过有个东西想送你吗?”


“记得。”


蹇宾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从兜里掏出了那个方方的小盒子递到他手上。


齐之侃笑着把盒子打开,里面躺着的是枚做工精美的男士素戒。


他把戒指拿出来戴到无名指上,一双眼睛笑得弯弯的:“尺寸刚刚好啊蹇教授,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蹇宾看着他的笑容,所有窘迫与紧张的情绪全部消散殆尽。他看着齐之侃的眼睛认真地说:“小齐,我们结婚吧。”


然后他听见齐之侃说:“好。”


紧接着就是一个温暖的拥抱,齐之侃在他耳边说:“其实我早就发现这个礼物了。在上次你换衣服的时候,所以我一直在等你说这句话……”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蹇宾,我爱你。”


“小齐……”


“所以我也要送你一件礼物作为回礼。”齐之侃往他耳朵里轻轻吹了口气:“我想做。”


蹇宾把人从自己怀里扒下来,拉着他的手一路狂奔上了楼,用钥匙打开门就把人按在了门后。


两个人迅速吻做一团。


阳台上的大小白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呜呜了两声表示见怪不怪地继续睡觉去了。


窗外夜色正浓,屋内春光正好。




齐之侃沉迷在这场情欲之中恍恍惚惚间想起刚和蹇宾在一起的时候,看到过那人曾写在宣纸上的两句诗:“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句诗。


可是那次他哭了,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像是在后悔错过了几生几世的缱绻时光。


再后来,他看到蹇宾在那句诗下面写上了另一句话。


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如此,甚好。







关于书不尽意这个题目,因为我是起名废,所以拜托了一个中文系姑娘,姑娘说因为煎饼是中文系教授,想的是读书百卷,给你的信却不能尽表此情。


当然还可以当做我写的这篇文完全书不尽意。




写完不敢回头看,表示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啥。但是竟然爆了字数……


有姑娘点双向暗恋梗,但是我想先写个小甜饼来安慰一下自己,双向暗恋什么的,下次吧!如果我还是这么鸡血的话。


果然比古风写起来要简单一点23333我为什么要开那个古风的坑!


最后,请让我感受到你们对我的爱!!!





评论

热度(182)

  1. 天地一行者Gray Sn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