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Lips and dreams(二)

安静4U:

PRS预警,私设有,OOC我的锅,不长。


        他听到这个声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当初在拍戏的时候,为了表现君王的威严,即使拿着注音的台本背台词已经很辛苦,尽管知道会有后期专业人员配音,可是Evan依然在自己的声线上下了功夫,在不同场景上有不同的应对,和他平时私下讲话有微妙的差异,旁人或许听不出来,他一听便知。彼此都是新人,要说有多么惊才绝艳的表现,他们自知实力不足,只能努力去体会剧本中的情感递进,平日空闲了还是会常常对戏帮助对方记词。


         现在,现在听到的这个声音,就是Evan设计好和齐之侃初遇还未完全交心时的声线,Evan说那个时候蹇宾对齐之侃这个陌生人不免带着戒备,但内心深处已经有了好感,所以会还有一点点期待!换言之,这声音不属于Evan。


        他猛然睁开眼,映入眼帘是头顶的圆木,他缓缓抬起手,没有看到早上穿的棒球套衫,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齐之侃的一袭白衣!


        戏不是拍完了吗?这是什么隐藏摄像机的恶搞桥段?看到垂在身前的细辫儿,他迟疑着向脑后摸去。


       没有,没有发套,没有接发,他真真实实从头上拔了一根长发下来,疼得他呲了一下嘴。


       他缓缓起身,走向内室,那个人半倚在床头,见了他,一脸冰霜,抬起一只胳膊,“为什么叫了那么多声才来?“


       啊,完了,易恩心里苦笑了下,这特么真的不是Evan,是蹇宾啊。


       蹇宾看着他迟迟不近自己的身,心中气苦,前几日还时常对着自己笑出两个大酒窝的男孩,现下直勾勾望着他呆若木鸡。他从小身处王府,侍从仆人们没他允许,抬眼看他一下都是大不敬。即便是被齐之侃救下后的这段时间,虽然不习惯,他也容忍了那人时不时飘到自己脸上的目光,这会子仿佛登徒子般大喇喇毫无遮拦,他压下心头不快,扭转了脸,放下了手,“你若不愿,就算了。”


        易恩不由笑了,他和Evan对戏之余总是嘲笑蹇宾,是个十足别扭的家伙,明明很想和齐之侃做朋友,却要一边端着自己王侯的架子,一边期待齐之侃对他的热情。


        他微笑着走到床边,轻轻把蹇宾的双腿扶了下来,“哪会不愿意,你这脸上才刚有些血色,自然要出去多晒晒。”在山中的齐之侃洒脱自然,他用了自己一贯的声线就很好,这一点Evan曾深表同意。“我只是觉得,为什么明明天天都看到你,却还是每次都觉得你那么好看呢?”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