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胡霍角色衍生】风沐长留(23)

知浅:

下一章结束酆都之旅副本往生林地图~




第二十三章  情浅说似谁(3)




日光渐暗,似是西沉。那自称杨予苑的姑娘皱起眉头,又打量了一番龙阳和林业平:“你们不知道这往生林里有妖怪?”


林业平一远离了龙阳便活蹦乱跳,回到他旁边时又恢复成呆傻像是害怕他的样子,在他身后静默地站着,微探出脑袋去看那美貌的村姑。


“方才确实路遇一位樵夫,他说此处瘴气有毒,给了我们两片不知道什么的叶子嘱咐我们含在口中解瘴,还说这林子深处有妖怪为患害人。”龙阳潇洒地一耸肩,“既便如此,那又如何?”


“都告诉你们有妖怪了,还敢进来,真不怕妖怪吃了你们啊。”杨予苑掩嘴一笑。


“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都是胆小鼠辈的幻象和臆造,被一点迷雾困住就说是妖魔鬼怪作祟。”龙阳一拍手中的宝剑,把身后发呆的林业平惊得一跳,“我倒是有兴趣去看一看,传说中的妖怪是个什么模样。要是什么装神弄鬼之人,我可不会客气!”


“也真是胆大。”杨予苑放下手中的活,笑道,“走了那么些时候,天色已晚,二位是否饿了?不如今夜就在寒舍留宿,休息一夜,明日再去林中一探究竟?是人是鬼,也好弄个清楚不是。”


不等龙阳回答,林业平一听杨予苑询问他们是不是腹中饥饿时就迫不及待地点首,黑亮的眼神不停打转着瞥向杨予苑手中刚摘下来的各色蔬果,又不时瞟过龙阳,像是在催促他快些同意。


“如此也好。不会太过叨扰吗?”龙阳知道林业平这孩子心性,又蹦又跳在这林子中蹿游半天,也确实是饥饿非常。况且,区区一只修炼几百年的山魅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只需保护好林业平的安全即可。他便同意了杨予苑的邀请,与林业平共同踏入了这山魅幻化的“家”。


 


“我先给你们弄点吃食?”杨予苑将他们引到桌旁,便转身走向锅灶。小珧从窗口飞进来,停在她肩上,用喙梳弄着身上的羽毛,“山野人家粗茶淡饭,只有些野菜可以勉强下咽,你们可别介意。”


“是我们叨扰,随意些就好。”龙阳边答话边环顾四周,看这房屋简陋粗糙,空间狭小,布置却很是温馨。按理说,妖物利用人的共同意识幻化出的幻象,多半与他们自己理想中的状态有关。那么这个杨予苑心中的“家”,又是什么样的?


在窄小而光线不足的屋子中,看似古旧昏暗,但必需的家具一应俱全,每件器具被擦拭得光亮,各处角落里也常被打扫,不沾尘土。还有放在器皿中摘来的各色野花,装饰在房间的空暇之处,虽然太暗无法看清,但那空气中浮动的淡香让龙阳怀疑,这山魅也许真的采来了新鲜的花朵来装扮这间幻化出的房屋。


看用具,龙阳觉得有些奇怪,那床铺的大小、食皿的数量和其他细节都表明,在这屋中居住的不止杨予苑一个。难道还有躲在暗处,和她一起害人的妖怪?


“你们先坐一会儿,很快就好。幸亏我中午还留了些食物,多做两份也是容易的事。”杨予苑在灶前忙碌,没有注意到龙阳在细细观察四周的环境。林业平坐在长板凳上,百无聊赖地摇晃双腿,想催促但又不敢出声。


龙阳问道:“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家里没有其他人帮衬么?这深山老林之处,这可不太方便啊?”


杨予苑正在把食材从大锅中盛出来放到碗中,听到龙阳的问话,抓了抓发巾答道:“我也不想独居于此,但有些事情我也没法选择。前尘往事,这说来可就话长了。若有闲暇,我一定会说给你们听。”原本轻快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怅然。


“那杨姑娘你真是辛苦。”龙阳见杨予苑端出了两碗野菜粥,正朝他们走来。早饿得不行的林业平眼巴巴地盯着她手中香气四溢的吃食,那模样差些就要淌下口水来。


“我来端,不能总麻烦你。”龙阳一眼看出这姑娘手中所端根本不是什么野菜粥,而是虫尸蚁酱和泥石的幻象。他忙不迭地上前接过两只碗盏,交接间假装一踉跄,手腕一抖把这两碗“野菜粥”都洒到了地上。


“这地上怎么有水渍!我没站稳差点摔了,都怪我!真是抱歉啊,浪费了杨姑娘的一番心意。”龙阳假意道歉,弯下腰边清理边不停地自责。


饥肠辘辘的林业平看到快到嘴边的食物全被洒在了地上,那黑如墨石的眼瞳中又开始弥漫雾气,好似下一刻就能哭出来。他撇嘴又不能责怪龙阳,只能努力做出生气的表情来表达心中的不满。


“杨姑娘,为了表示歉意,这顿饭我来做如何?”龙阳抢道,不等杨予苑答应,他已经几步迈进了厨房,霸占了灶台前的位置,“你就和他一起等着我的手艺,保证让你们大开眼界。”


林业平周身有他先前布下的结界,因此龙阳并不担心这山魅会趁他下厨时对林业平不利。他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虽然为了抢占厨房的有利地形,已经夸下海口说让他们等着自己的手艺,但厨房里并没有太多可用的食材不说,龙阳本身是个从没有接触过下厨事宜的高高在上的太子。然而为了不给山魅可趁之机,让心爱的人能吃上一顿安全的饭食,他这时硬着头皮也得做。


这厨房里出乎意料地有不少真实的瓜果蔬菜,也有米面。龙阳干脆把几种看上去还可以的山菜取来,内力一震直接给碎成了小块,也不会淘米,胡乱洗了洗就将这瓜菜的碎块和米粒一起扔进了锅里。


他也不会点炉子,想到身后还有个饿极了的林业平在眼巴巴等着他做的食物,一转念,弹指以三昧真火点燃了炉灶里的柴火。他知道内功之火过于强烈不适合用来烧煮食物,有意识地只用了半成功力,但还是没控制好力量,差点要把这间小屋整个点炸了。幸亏他功力深厚收放自如,在火力强烈到能被外面的人所感应到之前,就迅疾地将火苗减弱到了只剩一缕火星。


然后他就闻到锅中传来一阵奇怪的味道。掀开锅盖,里面已是一片漆黑之色,锅底全是碳状物——食材全被烧焦了。


果然,龙阳的厨艺是如此令人“大开眼界”。


 


龙阳折腾到夜晚,最后潦草地烧出了些米粥让林业平垫了肚子。虽然除了水和米之外就没有加别的东西,味道极其寡淡,而且米粒有的半生不熟有的焦糊成碳,连处于极度饥饿状态的林业平都差点拒绝食用,好歹哄着最终也勉强吃了下去。要是在以前,这点小成就感足以让龙阳蹦起来高呼三声来庆祝自己的成功。


林业平吃完那顿难以下咽的饭,坐在桌旁逗弄着小珧五色的羽翼,小珧在桌面上一顿一顿地跳走着,像是懒得理会林业平不停触摸自己翅翼的手。最后实在忍无可忍他的持续骚扰,扇动翅膀拍打了林业平的手几下,扑棱着飞走了。林业平少了可以玩的目标,小坐了片刻便开始打哈欠。


“夜已深,不如你们在这里住下?”杨予苑指了指帘后,那里还有一张小床,“别看我这家破烂狭小,还多出一张床榻来。若不嫌弃,你俩将就在这塌上挤一宿?”


“多谢杨姑娘的好意,”龙阳有些尴尬,林业平连近自己的身都抵触,何况同被而眠?转眼看林业平,却见他趴在桌面上,竟然已经睡着了,“我来照顾他就好,杨姑娘你也早些休息。”


杨予苑会心一笑,整出一床被铺后就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林业平睡着的时候龙阳终于可以直接碰触他而不被排斥,他把林业平半抱半拖地弄到床上,脱了鞋袜解开外衣,塞到被窝里,又替他掖了被角。


林业平睡得安慰,长睫在脸上投出一片阴影。龙阳在林业平身边躺下,床很窄,已经沉眠的林业平又不自觉地占了大半的位置,龙阳只能尽量挤一挤才能得到一些可以侧卧的空间。


山中的冬末,夜里还是有些寒冷,他右手摸过去想捞过一点被子盖。林业平迷迷糊糊地扯着被角往床里一滚,把那张不大的被子全卷走了。


龙阳只好起身把除下的外袍取来,盖在身上权当是御寒的被子。他无论用什么姿势睡都觉得马上要被挤到床下去,翻来覆去找了个最合适的,就是侧身紧贴在林业平背后。可这样的姿势下,他的手也没有空隙可以摆,移来换去,只有尴尬地搭在林业平的腰间,变作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虽然挤了些,还有随时掉下去的危险,可是能够抱着林业平睡觉,龙阳觉得这个寒夜都变得暖湿了起来。


 


深夜,龙阳在黑暗中睁开双眼。林业平还是睡梦之中,平静地安睡着。而周围的气氛有一丝诡谲,有东西正在穿过屋帘向他们走来,不弱的妖气——龙阳感到,那闯入者就是杨予苑的山魅本体。


终于要来害人了?龙阳暗自想道。


他闭目,以气息感应对方的行动。杨予苑似乎已经飘到了他们床边,正垂首观察着他们是否已经睡着,伺机行动。龙阳假寐,而林业平是确实睡得香甜,浑然不觉身边的危险。


龙阳感到有许多粘腻而柔软的长条状的东西从脚下向他们伸来,快要缠上他们的下肢。那是无数细长的如活物的藤蔓,带着黏液一点一点地爬上床来。


龙阳假装睡得不踏实,侧身撩腿,一脚踹在了藤蔓最密集之处,那些触手般的藤蔓也感到痛似的往回一缩。而林业平一侧的蔓藤已经摸上了沉睡之人的脚踝,沿着肌肤缠住了他的小腿。睡梦中的林业平不舒服地抖了抖身体,龙阳翻身抱住他,一腿搁到他的腿上,把那些藤蔓压得吱吱地缩了回去。


杨予苑见藤蔓都被痛得缩了回去,轻轻咦了一声,俯身凑近了去看他们的睡颜。龙阳忖度这是要吸取他们的精气,便将手挪到林业平脸上护住他的口唇,还将自己的脸微侧着露了出来,简直是要送给山魅吸取一般。


然而山魅并没有顺势吸取他的精气,反而又直起身体,小珧飞了进来,现出了原形——一只样貌丑恶、浑身恶心汁液的兽首大鸟,扬起长颈像是要鸣叫。


担心这鸟一叫会吵醒了林业平,龙阳忍无可忍,从床上跳起来两招废了这山魅和怪鸟,压低声音吼道:“我说你到底想作甚?给你吸精气你都不吸,总用这些草精木怪来骚扰我们睡觉,是非要把我们弄醒?作为一个大妖,这样害人是不是太愚蠢了?” 






TBC.

评论

热度(36)

  1. 允在= ̄ω ̄=知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