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刺客列传/齐蹇]酒面黄花欲醉谁 (pwp一发完)

😳😳😳

榛果杏仁巧克力:

.


新的一周,惯例上篇肉。


文名瞎起的假如有不妥立马改。


每周更新都会有全新的体会,po的上一篇肉可以说是对7-12集的小齐的理解,那么这一篇就是19-24集的小齐给po的大致感受,虽然我…很明显没说明白。


时间线是小齐被煎饼拐进宫里不久,煎饼刚当上天玑侯,小齐还未去山中铸剑。


【po本来是要装高冷的但是!还好写完的早啊你们快去看易恩最新的微博!嗯…光头形象令po心中百感交集】


--------------------------------------------------------


齐之侃作为蹇宾近侍的其中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替他挡酒。


蹇宾当上天玑侯也没多久,朝堂之上压不住那些大权在握的臣子,时不时办场晚宴,觥筹交错间旁敲侧击笼络人心自然是少不得。蹇宾夜宴办的再荒唐,第二天清晨都得雷打不动地去上朝,宴席上的酒便无论如何不能靠他自己饮尽。


蹇宾手段巧妙得很,常常和身边的大臣笑谈着,酒杯就不知怎地递到了齐之侃嘴边。他作为天玑侯近侍,在下面那些大臣眼里怎么也算不上一号人物,哪有推拒不喝的道理;加上他冷眼旁观这闹剧多日,心下也不禁同情事事受制肘的蹇宾,看着对方余光似笑非笑地从自己脸上飘过,便不动声色地就着对方的手饮了。


齐之侃看着像是个勇武能喝的主,但他在山中隐居多年,顶了天也就是偶尔去山下集市买个几两粗制劣酒尝尝滋味,哪里受过天玑宫中这数十种工序复杂各具特色的佳酿洗礼,通常夜宴过半就已神志不清。


蹇宾站在殿前,点头受过最后一人的拜别,终于稍稍放松了一直挺拔的脊背。他回身踏进殿里,将要燃尽的灯烛影影绰绰照的这大殿格外孤单。他一路向里走,终于在尽头的一根圆柱旁边找到了抱膝坐着的齐之侃。


齐之侃酒量不行,酒品却奇佳。喝醉了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比平时清醒时看着还要乖巧听话。


蹇宾看着他不小的身量缩在角落里的样子,就觉得心底痒痒的说不出什么感觉。他停在齐之侃面前伸出手,声音比白日里暖了几分。


“小齐。”


听见这称呼,齐之侃就乖乖地抬起头看他。自下而上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带着臣服和信赖,因为醉酒的缘故瞳孔格外漆黑,眼里映着堂上的烛火明明灭灭,如瀑长发随着动作从肩上滑下去。齐之侃像金毛一样,视线不移,却困惑地歪着头思索了两秒,终于确定了眼前眸子深沉盯着他的人是谁。他于是便伸出手搭上蹇宾的手。


蹇宾使力把他拉起来,那人踉踉跄跄地站定,脸离蹇宾不足十公分,暖热的呼吸拂在蹇宾下巴上,带着些湿意和驯顺开了口。


“君上。”


“你喝醉了。”


蹇宾把他的辫子拂到耳后,接着抬起另一只手一起捧住齐之侃的脸。手下的皮肤有些粗糙,发着烫,对在殿外吹了半天冷风的蹇宾来说却刚刚好。他直视着对方,不动声色地再次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齐之侃听见这句‘你喝醉了’却有点茫然,他猜不出蹇宾的意思,就慌慌张张地要弯腰去请罪,蹇宾却没有放开手,手下带着些力气制住对方的动作,一语不发地亲了下去。


这个举动齐之侃倒是懂得。他张开口放蹇宾的舌头进来,缠着那软舌熟门熟路地挑弄起来,左手用上力握住了蹇宾捧着他脸的右手,另一只胳膊抬起来虚虚揽住蹇宾的肩防他摔下身后的台阶。


吻毕,蹇宾稍稍退开,喘着气重新审视着仍然沉默安静的眼前人,脸上也不禁带上些莫名的笑意。


“小齐身上都是酒味,可真不好闻。”


“…属下知错,请君上……”


那人又愣了几秒,再次躬身要请罪,被蹇宾拦住。


“小齐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去汤池,我早就让人备好了。”


蹇宾推推他肩膀,齐之侃便低声应了是,安静地低头跟在蹇宾身后抬了步子。


池水的热气让齐之侃清醒了几分,他看着蹇宾动作热情地拿水瓢替他浇湿头发和肩背,略显苍白的漂亮锁骨和胸膛就扎扎实实地填满了他的视线。


他情不自禁地抬手去抚摸那光滑修长的脖颈和明显好看的锁骨,蹇宾稍稍沉下来方便他动作,似笑非笑地瞅着他连做这种事都皱着眉严肃认真的神情。等他终于发觉了蹇宾的视线不好意思地想收回手时,蹇宾便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食指似有似无地沿着他手臂上的肌肉线条一路抚上去,他便感觉整只胳膊都过电一样的麻木起来不能移动分毫。


接着蹇宾把整个上身都贴上齐之侃同样赤裸的身体,因过多露在水面上而冰冷的胸腹激的齐之侃颤了一下,他抬头迎上蹇宾的视线,对方左手撑在他肩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剑眉皓目美艳至极,却面无表情像是白日里万人之上的尊贵冷酷。齐之侃哪里受得了这个,当下就不自觉地屏了呼吸,只觉脑子昏昏沉沉定是在做什么胆大包天的美梦。可蹇宾尤觉这种冲击尚显不够,隐在水下的右手沿着齐之侃的腹肌不轻不重地滑了下去,直到握住那人已经坚挺火热的物什揉捏起来。


“君上!”


齐之侃终于忍耐不住,他像是想把蹇宾推开,又怕对方站不稳跌进水中,动作犹豫着就只紧紧抓着蹇宾的肩膀,将自己稍稍抽离开,声音里带上了极大的压抑克制。


“您未清洁,便不要再这样撩拨我了!”


蹇宾似乎极喜欢齐之侃这般苦苦忍耐的模样。他安静地瞧了一会,终于安抚性地摸了摸齐之侃青筋暴露的手背。


“可是小齐……我早就洗干净了。”*


齐之侃花了一小段时间回味了一下蹇宾话里的意思。对方苍白的脸色终于被池水蒸的红润了些,这会装作毫不知道自己眼尾上挑声音放柔有多撩人一样,实在是影响齐之侃早就岌岌可危的思考能力。


他回过味的一瞬间,只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自制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脑子里全是一些糟糕至极的画面。


他的君上便是带着清洗干净的身子,宴请群臣,喂他喝酒。


蹇宾看着眼前的人上一秒还竭力忍耐,现下却伸手扣着他的腰便要立刻先尝尝开胃小菜,心下也不觉好笑。他顺着对方的意转过身去,却在对方的腰腹贴上他后臀时语气失望地说道,


“小齐怎么这就忍不了了…都不待随我回寝殿中吗?”


对方握在他腰上的手紧了又松,终是十分委屈地放了手,漆黑冒火的眼睛沉沉地看着转过头来的蹇宾,声音沉的像落入深潭的石头。


“现在…就回去。好不好?”


“好。”蹇宾挑了眉看他。“可是小齐的眼睛太好看,我怕我路上就忍不住。我要把小齐的眼睛遮住。”


齐之侃立马听话地闭上了眼。


蹇宾动作迅速地拿布条裹住他的眼睛,又随手拿了披风把他盖得严严实实,伸手拉住他往寝殿走。


齐之侃脚步稳实,丝毫没有突然失去视力之人担心磕碰的紧张模样。他的手握在蹇宾修长温热的手里,沉默信任地跟随着蹇宾的牵引,乖的不像话。


不可描述部分


*备注*


清洁,意思就是灌肠+润滑。po接受不了不灌就上,又不太清楚古文如何表达,描述糟糕请见谅。

评论

热度(114)

  1. 松露牛奶巧克力榛果杏仁巧克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