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胡霍角色衍生】风沐长留(22)

傻业平萌萌哒

Artsy知浅:

酆都之路副本的第一个BOSS上线~\(≧▽≦)/~




第二十二章  情浅说似谁(2)


 


“往生林。”龙阳望着面前丛木环绕的一块卧石,上面凿出这三个笔画草率的大字,以红漆灌之,在浓雾中也格外醒目,“原来此处叫往生林。有魍魉之瘴为屏障,又有山精野怪坐镇,也无怪有如此之名。”


与那樵夫分别之时,这位好心人一直劝诫他们不要再往林子的更深处行进,尤其是看到一块上刻“往生林”三字的石头,那就说明已经到了妖怪的地界,最好立刻调头就走。


“那妖怪可厉害了,把你引到一间屋子里,会变出好吃好喝的来招待你,还有美女!等你一上钩,就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漂亮房子!那吃喝的都是盛放着虫子的树叶,那给你倒酒的美女是妖怪啊!太可怕了!”樵夫抚着胸口,心有余悸道,“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得屁滚尿流。当时隔壁老王家的大儿子不信邪,非要去看一看,结果连滚带爬地跑回来说再也不敢了,哎哟……这种类似的事儿可多哩!”


“多谢您的提醒,我们就到前方看看,不会去林子里面的。”龙阳心道这樵夫确实是一位良善之人。但他们穿过往生林是最为便捷的走法,何况他龙阳怎么会在意这种野林里的一两只小妖怪。反而起了调皮的心思,想见见这把林边住了不知几代的山野村夫都吓坏了的山怪,到底是长得怎么一番模样。


林业平看看石头,看看龙阳。自从吃下了薤叶芸香,他对漫浮在四周的瘴气不再有恐惧感了,而且眼神也不完全如之前那样呆滞,不停地张望四周,对周围的事物都充满着赤子般的好奇。他像是透过浓雾看到了林中什么奇异的景色,几步就越过了石块所划定的地界,向往生林深处跑去。


龙阳担心林业平会迷路或者中了妖怪的招数,紧紧随着他腰间摇晃的铃声也追进了林中。踏过石块界线的一刹,眼前模糊了视线的雾气骤然剧增,景致模糊起来。龙阳感觉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


 


林业平跑动时带起的铃声,每一响都会是一模一样的吗?


 


龙阳捻起指诀,往前方铃声传来之处一指。瘴气中划出一道细线,向两旁散开。龙阳一看,在他前面跑动的果然不是佩着宫铃的林业平,而是一只体型矮小、绿毛独角的小山怪趴在一棵矮树上,手里拿着那串宫铃在摇晃。


凭你也有资格触碰这串宫铃?!


龙阳一怒,指向这只小山怪的指尖劲气吞吐,那个小怪刚意识到危险还来不及闪避,就化为了灰烬。龙阳移形而上,瞬间把那串宫铃抓在手里,林业平的气息犹在铃上流动,而人已不知所踪。


龙阳闭目感应这山林中的气息运转,他可以肯定的是,之前那位樵夫所言非虚,这往生林深处中确实有修为较深厚的妖魔坐镇,这些小妖小怪都依附着这只“主位”而生,运行着山林诡异现象的千变万化。


但龙阳隐约觉得,这妖魔的目的似乎不是害人……


林业平的气息明明就在附近,但又感应不到具体的位置。龙阳明白自己应当是过于心系林业平的安危,注意力一旦松懈便容易中了这妖物的障眼法。而周围这魍魉小妖所形成的瘴气乃是这妖魔在林中实现障眼法的基础,当然就对付这点小伎俩,还不需要龙阳拔出身后的剑来。


龙阳闭目稳定神智,二指在眼上擦过。再次睁眼,霎时面前的重重迷雾变得稀薄,那些魍魉都远远地避开龙阳,目之所及,可见都是茂密的树木和草叶,龙阳发现这些低矮的树枝上蹲着不少山精野怪,有的具有外形奇怪的实体,而有些没有外形只是一股意念,但都因为修为不够,只是躲在枝叶后悄悄地注视着龙阳这位不速之客。


“业平?”龙阳环顾四周,看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个模糊的人影,瘴气状的魍魉小妖们纷纷朝着那个方向涌去。他估计是这些小妖被林业平的凡人气味所吸引,虽然因为薤叶芸香和自己划出结界的缘故不敢上前袭扰,但还是情不自禁往他身边聚集着。


林业平好像在颤抖,是因为害怕吗?


龙阳一边驱赶着那些魍魉,一边向林业平跑去。走近一看,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林业平根本就不是因为害怕在发抖,而是因为笑得过于开心——


龙阳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林业平像今天这样,如此放肆地、全然无顾地绽开笑容。肆无忌惮地弯起嘴角,眼睛笑得只剩一条缝,眉眼弯弯,笑颜灿烂。这个心智如童的人也看到了那些在树上东躲西藏地偷看他俩的小妖,不但不怕反而还踮起脚,用手指去戳那些有实体的小东西们。


首先遭殃的是离他最近的枝桠上的一只圆滚滚状如长着触角的水晶球的小怪物,被他这么一戳,透明的肚子凹进去一块,还“噗”一声从后面喷出尘黄色的烟气把自己包裹起来,逗得林业平咯咯地笑。


还有看不见的小妖怪,在那一串一串地吐泡泡,看起来就好像树枝上凭空冒出许多色彩斑斓的气泡,折射着从枝叶缝隙里透出的一缕阳光。林业平蹦来跳去地一指头一指头地把那些气泡都戳破不说,还根据气泡的来处一把捏住了那个隐形的小妖怪,只听一声吱吱的叫唤,那个小妖怪慢慢显出形状来,又哧溜地从他的指缝间窜了出来,不知躲到何处去了。


龙阳暗道这傻傻的业平简直比自己还要是小妖们的克星,心里对这些被林业平玩得到处乱窜的小妖物们,情不自禁生出了些同情心来。


另一束枝叶上趴着一只体型如鼠的小动物,却长着兔子耳朵、狐狸面孔还有松鼠尾巴,黑豆般的眼睛不停地转动。林业平跳起来去揪它蓬松的尾毛,那小动物尾巴一晃避开了他这一抓,还灵活地一溜烟向上爬,窜到了高耸的树冠里。林业平抬首往树上看,像是要等它爬出来才甘心。


谁知不一会儿许许多多的小红果子从上面被扔了下来,正好砸中仰着脸的林业平。那些果子不大,可从高处落下来砸到脸上还是生疼得很,只见那笑脸一瞬间变成了哭脸,本来还笑得开怀的林业平,撅起嘴来,鼻子眼眶全红了,眼里溢出泪。


在一旁看着的龙阳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林业平哭成这样连忙用衣袖给他擦拭泪水,他一边躲闪着龙阳的触碰一边哭,那可爱的样子让龙阳想揉乱他的发顶。林业平越想越委屈,眼泪就不断地涌出来,把自己的衣襟袖口全染湿了。这大概就是乐极生悲,所以悲中更悲了。龙阳查看他额角被砸出的红印,有一点点红肿起来的趋势,而林业平就像调皮的孩子被大人教训了之后那般,满脸泪痕地看着自己。


“还疼?”龙阳伸手想去触碰他额上的肿包,却被林业平捂着自己的头躲开了。他泪汪汪地扭脸,大概是气龙阳嘲笑他被果子砸中的样子,愈发不理睬龙阳了。


“好好好,我笑你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好不好?”龙阳觉得面对这个傻气的林业平自己就像是在哄小孩子,连声音都温柔得让他自己肉麻了。他把宫铃重新挂到林业平的腰间,柔声道,“别哭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我不该笑你的,我做得不对。”


林业平哼哼唧唧地抹眼泪,算是接受了龙阳的道歉,泪水是不流了,但还是眼眶泛红,时不时地抽鼻子。


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会被新的事物吸引走,林业平也不例外。他突然眼睛一亮,看到树叶背后飞出来一只羽翼鲜艳的小鸟。那只鸟手掌大小,却拖着长长的漂亮尾羽,在林业平面前舞翅翩飞了两圈。林业平当然被吸引住了,全神灌注地盯着它看,正待伸出手去抓它的时候,那鸟振翅一飞却钻入了瘴气深处。


龙阳还来不及拉住林业平,这好奇心强盛的人又一次跑远了。龙阳紧两步跟了上去,却见眼前的迷雾豁然开朗,掩藏在丛丛树木中的一处草屋在林间露出半角屋檐,屋前石磨和木架旁挂满蔬果,一旁立着个打扮简单却眉眼俏丽的姑娘,那只五光十色的鸟正飞回到她的手上啾啾叫唤。龙阳刚来,就看见那姑娘被冲过来的林业平吓得手腕一抖鸟被惊飞的场景。


林业平又伸手去抓那只悬停在二人之间的鸟,那鸟拍拍翅膀躲到了姑娘身后。那姑娘不太高兴地撇开林业平伸过来抓鸟的手,皱起眉头看着这个咬着下嘴唇不停往她身后看,显然有点痴傻的人:“你吓着我的小珧了!”


“非常抱歉。”龙阳上前挡在了林业平面前,对那位姑娘欠身道,“他只是对这只特别好看的鸟有些好奇心,并非有意惊吓它,还望姑娘原谅。”


“算了算了。”姑娘摆手,小珧又现身飞回了姑娘的手上,“不过,我瞅着二位眼生,不知何故会到这林子深处来?我这里很久没有来生人了。”


“听人说这往生林里有相当珍贵的异兽和奇观,我们俩就想见识一番。”龙阳看了看林业平,这呆滞站着的人根本没有在听他们的对话,注意力全被停在手上摇尾摆翅的鸟小珧所吸引力了。


“这往生林里,没有异兽,没有珍宝,没有奇观。”那自称杨予苑的姑娘笑起来格外娇俏,“我杨予苑在这里住了许多年也未曾见过,也不知是谁编瞎话诓你们来的,真是不怀好意。”


其实龙阳第一眼就看出那姑娘是只修炼了上百年的山魅,整个往生林中的异状恐怕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的气息连通整座山林,大约就是这地界的“主位”。而那只艳丽的鸟,应该是她用以洞察闯入者的耳目,等鸟飞来,她就变出这些房屋幻象引人上钩。


所以她就是传说中往生林里的那只用变幻作弄人的妖怪?龙阳倒是想看看,这胆大的山魅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TBC.

评论

热度(32)

  1. 允在= ̄ω ̄=知浅 转载了此文字
    傻业平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