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61 (ABO)

嘿!就让你找不着:


阿诚因着剖腹手术的关系,抵抗能力变的异常的弱,连着发了半月的低烧,头昏昏沉沉的,腹部也是疼痛难忍。明楼几乎是天天衣不解带的照顾着,看着他汗湿的脸颊,痛苦的神色,明楼有些后悔了,究竟让他怀上这个孩子对是不对。但再看看那又红又皱瘦巴巴的小家伙,更是心疼,他总将一切的过错归结在他自己身上。


一旁抱着孩子的扎赫沃基瞥了一眼他,扬着眉头和他说:“别苦着脸了,这算是我接生过相对健康的早产儿了,你看,多好看。”他将襁褓递了过来,示意让他抱抱。


好看?明楼微微皱眉,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他这倒是不敢抱了。


扎赫沃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还嫌自己的小孩丑啊。”


“我,我怕抱不好。”明楼脸上露出少见的羞赧的模样,抓了抓脑袋,毕竟他才二十来岁,也是初为人父,丝毫不复原先那副严肃,高深莫测的模样。照顾孩子这方面是他极为不熟悉的,在扎赫沃基的指导以及趁机骂了几句蠢货之后,他终于动作生涩,动作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孩子,稳稳的抱在了怀中。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激动,这感觉真的很奇妙。



自阿诚的身体恢复了一些之后,被明楼明令禁止做这个做那个,既不能下床走动,也不准他出去吹吹风。他只能望着窗外,远处的树林,那橡树上似是结了些嫩绿的果实,风一吹阳光下还挺好看。


“看什么呢?”明楼进来,语气依旧是温柔。阿诚这才收了目光,只见他侧身坐于床沿,伸手将阿诚的衣服解开,将那绑腹带也解开了,听着耳边是阿诚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由得问了一句:“勒得太紧了?”阿诚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问道:“孩子呢?”


“一会儿抱进来陪你,现在正在喝奶呢。”明楼也不抬头,手里拿着蘸了隔水加热后温酒精的软布替他细细的擦着身子,这也是扎赫沃基与他说好的。当着阿诚的面,说孩子因着早产,吸奶力气不够,所以要人工喂养。实则是连他都不知道,阿诚的乳汁对孩子究竟有没有害处。生产之后阿诚的皮肤变得有弹性且更为有光泽,隔着那软布,明楼有些心猿意马。眼神从那颈部的曲线,流连到前胸的起伏,微颤的乳尖,随着手的动作,目光一路往下。


“我是看他太瘦弱了,想让他多吃点。”阿诚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那两团嫩肉,胀鼓鼓的,着实是有些尴尬。本来哺乳期的男性Omega,好好的哺乳之后,这乳房便会恢复如常,可这如今,孩子不能吃,究竟要如何是好啊。阿诚微微皱了皱眉,有些苦恼。


明楼此时半跪在床边,手虽是避开了腹部,正在给阿诚擦腿,却还是忍不住去看阿诚腹部那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一时间心头有些发酸。感到阿诚微微的怔愣,他抬头问道:“怎么了,哪里又疼了?”说着又忧心的盯着那腹部。阿诚这疼是疼,可疼得不是他想的那地方,而是...胸前,这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那个...”阿诚实在是疼得不行,只觉胸口逐渐变热,就犹如火烧似的,又重又硬,胀痛的厉害。有些犹犹豫豫的开口道:“胸口。”他略一偏过了头,脸上绯红一片。


明楼愣了一下,手也停了下来。随即脸上神色变得极为愉悦,那眼里还隐隐带了些许期待的意味,“我帮你。”他站起了身子,拿了水盆往里面倒了些热水,随即热毛巾便敷在了阿诚的腋下,他沿着顺时针方向,手指缓缓的打着圈,按压着。这是促进乳腺通畅的惯用按摩手法,明楼仔细学过的,


“呃嗯...”或许是实在疼痛,阿诚不经的发出几声难忍的呻吟,他双手撑在身后,胸口起伏不定,头微微的后仰着,喉结微凸的曲线,显得甚是迷人。


明楼的手渐渐从他的身侧,移到了前胸,看起来虽是饱满而光滑,可真的按捏下去,只觉硬的骇人。明楼的手轻柔的揉捏,微微的拍打,可似乎效用并没有很好,那乳晕愈发深红,好似能滴出血来。明楼本是一本正经的报以替阿诚缓解疼痛的想法,可看着那处,心神又是一荡。毕竟已经忍了四个多月,这爱人就这么坦诚的展露着身体,坐在自己面前,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喉头滚动,只觉得身子也热了起来。


“够..够了。”阿诚也觉得身体温度愈发的攀升,隐隐有控制不住之势。


“好。”明楼松开了手,顺着他的身体,只看那可爱之处,已是颤巍巍的微抬起头,看起来他忍得也是颇为辛苦。他嘴角笑意甚浓,俯身下去,这种事情已经做得极为自然,待他再次抬头。阿诚拿手微掩了最,面色潮红的看向一旁,也不敢看他。却是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反应已和往日不同。而明楼依旧是解决完了他,自己去了洗手间,这是独独对他的温柔。


阿诚看着明楼的背影,突然心头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似乎少了些什么,可那究竟是什么?


等明楼再次回来,手里抱着他们孩子,他对抱孩子这是已经极为得心应手,而那小家伙也是乖巧的不得了,在他怀里不吵也不闹的。只是是不是吧唧着小嘴,或是吹泡泡。明楼没有将孩子放到阿诚伸过来的手中,而是放在了他的身侧:“你身子还虚,尽量别抱孩子。”此时,那小家伙已经比刚出生时候张开了些,看起来没那么丑了,小脸也圆了些。


“好。”阿诚微微侧了身子,看着身旁的孩子,小小的,软软的,可爱的不行。“宝宝。”他伸出手指,不由自主的放柔了声音,十分孩子气的语气,拿手轻轻戳了戳那小家伙的脸颊。微微凹了下去,复又弹了起来。阿诚玩的不亦乐乎,那样的他看起来比平时更为天真,说起来阿诚的年纪也没多大,心性也就是个半大小子,这就成了别人的爹了,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小家伙被折腾醒了,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阿诚,笑了开来。侧头含住了阿诚的手指,那没有长出牙齿的牙床,吧唧吧唧的嘬着,痒痒的,阿诚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着他如此开心,眼里对孩子的宠溺也是浓的化不开,明楼只觉一颗心也放下了几分。假若你如愿变成了Beta,没有了信息素的羁绊,还会留在我身边吗。明楼没有问出口,这不是他的作风,第一次,明楼对自己产生了不自信感。

评论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