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58 (ABO)

包子包子

嘿!就让你找不着:



新来的护士叫安娜,人很温柔,嘴边也时常挂着笑容。她的按摩手法也是极好,有的时候,明楼看着阿诚那受用的样子,恨不得跟她偷偷学几招。


这天一大早的,明楼就被扎赫沃基叫去,说是有一个统一的产后护理培训,几个Alpha都去了,明楼哪里能落下,房间内只留阿诚一个人。


他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抚摸着肚子,想着事。此时,房门被轻轻的叩响,阿诚应了声,安娜便笑盈盈的进来了。她看了看阿诚,问了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以及一系列日常的询问之后,她的神情变得微微有些担忧,用着充满关怀的口吻道:“诚,你得多补充一些维生素,Omega的第一次生产总是会有一些麻烦的,看你吸收功能似乎不大好,可能还需要进行注射,或是口服一些必须的营养剂。为了宝宝的健康,我们得做好准备工作。另外今天起,我会教你一些生产时的技巧。”


阿诚细细的听着,点着头,直到听见生产技巧的时候,微微红了脸,算算日子也就一个多月的事了,他有些紧张,心里却是隐隐的期待着。这个小家伙在自己的体内,一天一天的成长,他能感觉得到他在长大,在运动,甚至连心跳都是随着自己的,有规律的扑通扑通的跳着。这个小家伙虽然闹了一些,却是和他血脉相通,是他和明楼的孩子。阿诚微微闭上了眼睛,面上浮现出来的是淡淡的却幸福的笑容。


安娜看着他的脸,嘴角噙起了一丝笑容。“来,把手伸出来,可能起初会有些疼痛,不过这都是正常的现象,请不要担心。”她将针头扎入了阿诚的手臂,药剂被缓缓的推入,阿诚只觉得胀胀的,却没有感觉出疼痛。


待针筒里的药剂都被推入了阿诚的体内,安娜拔出针头,将棉花按在阿诚的手臂上,她微笑着道:“好了,如果有不适记得叫我。下午等你的Alpha也在的时候,我再来讲课。哦,对了,维生素片别忘了吃。”说着推着放置着药品仪器的推车出了房门。


阿诚只觉得面上又是一热,他伸手拿过了桌上的书籍,等到这个孩子出世了,他要教给他的东西很多,一切他都已经和明楼设想好了。那天他俩就为此,仔仔细细的讨论了好几个钟头,最后这个话题还是在他实在撑不住沉重的眼皮,躺在明楼怀里睡着了才结束的。


“如果是个女孩儿,那么他们就把他当做小公主似的捧在手心里疼爱,教她学唱歌,学跳舞,打扮她,总之怎么宠着怎么来。”明楼如是说的。阿诚当时还颇为认同的点着头。


另外,明楼还答应了,要养一只很大很温顺的狗,和一只粘人的小猫咪,陪伴她成长,然后等她大一点再送给她一匹温驯的小马驹,教她骑术,让她自由的,无拘无束的长大。


要是个男孩子,那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明楼觉得男孩子就是要严厉的管教,要让他做个有本事有担当的男子汉。阿诚却觉得,只要健健康康,向着他的爱好发展就好。两人就为了这一点点构想,起了分歧。而最后呢,还是明楼妥协了,这还得归功于阿诚肚子里那个小宝贝疙瘩,调皮的踢了一脚,疼得阿诚煞白了脸,明楼还以为他是因着气自己。吓坏了,连忙全都依了他。阿诚缓过来,只是摸着肚子,心里暗想,这小家伙还真是机灵,还那么小,就懂的怎么为自己日后的生活考虑了。


"说好了,也不能太宠着了,不然怎么给他的弟弟妹妹们立榜样?"明楼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这回阿诚也没有再和他争辩,答了一句:"好。" 两人的面上都是愉悦的笑容。


想着想着,阿诚又有些困了,靠着沙发就这么又睡了过去。


等明楼听完扎赫沃基絮絮叨叨的课程回来,看到的就是阿诚轻抚着肚子,含笑睡着了的模样。他的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上扬起来,将人从沙发上抱到了床上,今天倒是没有将他弄醒。看着他就这么安详的睡着,明楼的心也跟着静了下来,说起来,认识阿诚其实并没有很久。可有些人啊,哪怕是只见了一面,就在心里留下了印象。再次见面或许就像是相逢了一般,是那么熟悉,契合。阿诚或许就是这样的存在,明楼觉得他们似乎是认识了很久,而最终的相爱也该是必然的。



日子过得似乎特别的快,阿诚已经将安娜给他讲的拉玛泽分娩法都记熟了,明楼还陪着他每日神经肌肉训练,譬如:缩紧右臂,放松左臂和两腿;缩紧左臂,放松右臂和两腿;缩紧右腿,放松左腿和两臂;缩紧左腿,放松右腿和两臂之类的,分娩时要求大脑中枢控制四肢完全放松,仅内腔缩紧。


阿诚的精神力本就很好,这些训练其实是完全不必要的,可明楼却不这么想。他可以趁着这训练一会儿摸摸阿诚的手臂光滑的皮肤,一会儿摸摸阿诚的大腿内侧的嫩肉,美其名曰检查有没有放松彻底,实则呢,过过手瘾。这一套训练下来,阿诚总是微微喘息,红着脸瞪他,那眼睛里还有着些水光,别提多诱人了。而明楼也是看得见吃不着,每每戏弄完了阿诚,自己也得急吼吼的冲进洗手间。


扎赫沃基敲了敲门,刚巧碰上明楼,“诶,你做什么去,那么着急?”只见明楼脸憋得通红,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扎赫沃基哪能不明白,拉住他道:“来来来,我们先好好聊一聊。”


“待会再说。”明楼蹙眉,将扎赫沃基的手给拍了下去,快步进了洗手间。


扎赫沃基似笑非笑的看着床上的阿诚,“孕期魅力不减啊。”


阿诚被他调笑的很是不自在,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有没有什么不适吗?”扎赫沃基正了正神色,拿听诊器给他听了听,“心率有点快啊,这孕期可不能太激动啊。”扎赫沃基还是一副没正行的样子。


“说正经的,其实我近日总感觉下腹部有些不适,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阿诚虽然还是有些羞恼,却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安娜和我说那是正常的现象,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恩?怎么个不适法?”扎赫沃基收敛了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左上腹总是会有种被牵扯到了筋的疼痛,虽然不是很厉害,却是时常。另外还会有一些压迫的疼痛。”阿诚想要仔细描述出那种疼痛的感觉。


扎赫沃基微微笑了笑,轻轻抚摸着他的腹部道:“那会有明显的收缩痛吗?或者持续的剧烈疼痛?难以忍受的。”


“那倒是没有,是可以忍受的疼痛。”阿诚想了想,这么回答。他哪里知道,经过军事化的训练,他的忍耐力已非常人所比。


“噢,那就是正常的生理性腹痛,没事的。你也别紧张,这才是头一个孩子呢。”扎赫沃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和你家Alpha讲,这段时间该忍还是得忍着啊,不然前功尽弃啦。”他挥了挥手手,拿着记录本出去了。


我发现双更的话热度上不了三百,所以再也不双更了哼!(没错我就是在撒娇!( ー̀дー́ )哼!

评论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