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56 (ABO)

嘿!就让你找不着:


沉默,房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明楼的手僵直的维持着想去拥抱阿诚的姿势,良久,双手缓缓的放下,握紧,复又松开。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很是复杂,无奈中却又夹杂了一丝愠怒,“阿诚,你知道你现在究竟在说什么?”


阿诚也是看了他片刻才开口道:“我能感受的到你有过欲望。”他的声音一直都是温和又好听的,可明楼却听出了一丝的不安定。


原来是为着这个,明楼有些哭笑不得,他还以为...


“我从小就想做一个普通的Beta,倘若不是你的暂时标记,我一直注射的性别转换剂也不会失效,也还是能在军校里,实现理想与抱负。我知道,虽然那不能怪你的。”阿诚见他也不接话,只是一个人缓缓的说了起来,有些东西憋在心里久了,他也害怕会变成别的什么。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声音也略带了一丝的哭腔,眼眶憋的通红,“作为一个Omega,这是天生的,是我没法抉择的,如今真的成了这样,我也只能认命。可是我不希望依赖任何人,也不会像其他的Omega一样的,一辈子就指着一个Alpha过活。这些日子你对我很好,可是我考虑过了,这个孩子我能自己抚养的。”阿诚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总觉得有什么梗在喉口,微微有着些哽咽,气息也变得不稳了起来。


明楼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些,起初他有些愧疚,而越往下听,心里越是不是滋味了。“阿诚,你以为一个人带孩子就是你独立的表现了?你不知道一个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单方面的亲情,一个完整的家对他来说是多重要。你这不是独自不是自主,这只是怯懦。我并不觉得性别可以代表什么,无论你是Beta也好,Omega也罢,都可以工作,都可以有自己的事业与理想。你总是纠结于这些究竟有什么用?即使是一个Beta你也不可能做到不依赖任何一个人,而单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这么排斥依赖呢?每个人都会脆弱,都需要关怀,既然我们能够孕育一个孩子,可以建立灵魂上的羁绊,不正是表明了,我们之间有着感情吗?我不懂,你为什么总是在逃避,逃避自己的本心?”明楼站起了身,低头看着阿诚,面上却是说不出的心疼,他伸手覆上阿诚的脸颊,“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爱你,阿诚。”


阿诚默不作声了,修长的手指纠结在一起,双眼直直的盯着自己隆起的腹部。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濡,尽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却还是忍不住的抽泣。


明楼又是深深的叹息,都说孕期的Omega会格外的敏感,容易忧郁,阿诚会这样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循循善诱的接着说:“阿诚,你很好。身手甚至比一些Alpha都厉害。很聪明,又擅长活学活用举一反三。很善良,从不刻意伤害任何人。你在我眼里比任何人都好,不是因为孩子,只是因为你。”明楼说完,只是淡淡的笑了,手掌摩挲着爱人的脸颊,心里却有些忐忑,他需要仔细的想一想,究竟要如何才能安抚住阿诚的情绪。


一丝信息素缓缓的释放出来,绕着阿诚,安抚着他。


阿诚此时的心境趋于平和,明楼的手掌,很暖和。他闭了闭眼睛,自己这是怎么了,那出口的话都不像是会从自己嘴中说出来似的。着实是,太过矫情。


明楼见他安静了下来,这才弯下了腰,将他整个人都拢到自己的怀中,脸按进胸口。“别胡思乱想,我只有你。”他的声音从喉间泄出,很让人动容。


“我...”阿诚的声音闷闷的,“可以选择相信。”他这话的语气不是询问,更像是自言自语,说服着自己。明楼那有力的心跳就在耳边,一下一下充满力量的敲击进了阿诚的心里。


“我会让你慢慢的相信我,依赖我。”明楼嘴角噙起一抹笑意,用手缓缓的拍着阿诚的脊背,一下下,很是温柔。




“为什么那人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对坐的男子有些歇斯底里,手里的酒杯晃荡着,微微有几滴洒落出来,在桌布上晕开。


“你研究出来的药剂可是需要持续的注射一周才能生效的,你让我混进去几支,即使他老老实实的用了,口服和静脉注射本身效用就不同。再加上,人家现在搬去了诊所住,都是专门有人照顾着,怎么可能还去服用什么营养剂?”那人微微斜睨了眼前的纤弱苍白的Omega一眼,眼里隐隐有些不屑,又有些厌恶。这就是和他青梅竹马一同成长起来的人啊,原本好端端一个Alpha,非把自己整成一个Omega,也真是令人恶心。


“安德烈,我知道你有安插人在伊万诺维奇身边,再帮我一次,就一次。”秦升的眼里神器一种嫉妒到发狂的神色,伸手紧紧的抓住了安德烈的胳膊。“我只要他生不如死。”


“这回,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安德烈勾了勾唇畔,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秦升只觉得一股熟悉又陌生的信息素汹涌的朝他迎面而来,身子一下软了下来,手也是无力却又不由自主的攀上的眼前之人的颈项。


“呦,看起来,你的研究做的不错嘛,这反应和一般Omega差不多了。”安德烈笑容很恶劣,伸手捏过秦升的下巴,“我还没吃过变性人的滋味,怎么样,给我尝尝鲜,这事儿我帮你办。”


“你...”秦升眼里不是没有恐惧的,难得他还能用脑子想一想,只要阿诚死了,只要他的孩子死了,明楼就...他的脑子里快速闪过很多的东西,最后还是觉得这样不亏。“好,不许标记和内射。”


“哪来的那么多条件。”安德烈伸手探到秦升身后,“都湿成这样了,你可别告诉我,你不想要。”


“别...别废话了...”秦升别开了眼。


等待他的可不是什么温柔相待,那粗暴撕扯让他疼痛的几乎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究竟是什么。

评论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