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55 (ABO)

嘿!就让你找不着:



入夜,月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只见床上的人时不时翻身,睡的极不安稳。


明楼习惯性的伸手探了探身侧,冰凉一片,只觉脊背亦是发凉,心头一惊,醒了。他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的琉璃灯,昏黄的灯光将房间照亮,明楼伸手按了按眉心,也不知是第几次了,总是记不住,阿诚如今已经搬去扎赫沃基的诊所了。他面上明显有着疲惫,已经接连好几天睡不踏实,自己啊,不知何时已经离不开那人了。


次日一早,明楼便又赶去的扎赫沃基那里,恰巧乔伊也去了,还带着一个令明楼看的颇为不顺眼的人。


阿诚如往常一般醒来,用了些特制的早餐,还被扎赫沃基拉去做了做热身运动。刚回房坐了没多久,就有人来探望了,阿诚本以为是明楼,毕竟现如今两人也没有住在一起,要是仔细说起来,自己也想他。


进门的却是伊万诺维奇教授和索洛夫,自从第二学期开学以来,阿诚就再没有去过学校,索洛夫就跟丢了魂儿似的,非要打听打听这究竟是什么缘故。无奈明楼早就做好了防范,一般人要是想打探出点儿什么也是困难。


直到有一日,索洛夫恰巧听见乔伊在他的办公室里和明楼打电话,提到了阿诚的名字,他才知道,阿诚他怀孕了需要请长假。生气不是没有的,不过他是气自己的行动太慢了,没有表白心意,才让别人领了先。而日后,他就变着法儿的缠着伊万诺维奇教授,也就是乔伊。旁敲侧击也好,直接询问也罢,一副不打听出阿诚下落不罢休的架势。简直比测评考核还上心,每天就好似一只苍蝇似得绕着乔伊打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看上伊万诺维奇教授了,不过鉴于两人都是Alpha,所以流言便不攻自破了。


在乔伊带他来以前,还好生叮嘱过了的:“小子,你可得给我记住了,我之前是答应过明楼,不透露别人他家的地址的,不过嘛,现在那个小阿诚可是在我弟弟的诊所里住着,你要是想去看他,可不能惹事,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乔伊实在是被他缠的烦了,看在他那么执着的份上,也还是带着人来了。


索洛夫在看到阿诚那一刻,激动的几乎说不出一句话,他是个Omega,竟然是个Omega,原本他可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强势,那么厉害的Beta,可他竟然是一个...他涨红了脸,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话了。只是死死的盯着阿诚那高高隆起的腹部,目瞪口呆。


“教授,噫?索洛夫,你怎么来了?”阿诚靠在床上,表情有些诧异,看着门外进来的两人,将端在手里的水杯轻轻放到了一边。


“听我弟弟说你即将生产了,我就来看看你,喏,香花配美人。”乔伊笑着打趣,将手里的花束递给一旁的护士,让她找个瓶子插起来。阿诚向他道了谢,乔伊也是隐隐觉察出索洛夫对阿诚有着不一样的情感,索性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说话。至于明楼那控制欲占有欲十足的人嘛,反正他乔伊也就是看戏的不嫌事多。


而一旁的索洛夫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搓着手,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诶,死缠着我说要来的是你,这回看见了人说不出话的还是你,你小子还有没有用了?”乔伊看了看一旁的人那副没用的模样,那手肘捅了捅他。


“嘿嘿。”索洛夫笑了笑。


“傻笑什么,蠢!”乔伊扶额,这熊小子还真是傻乎乎的。


“我这不是正要说嘛。”索洛夫拿手抓了抓自己卷曲的头发,朝阿诚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诚,好久不见你了,我很担心你,真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乔伊摇了摇头,抱着手臂在一旁嘟嘟囔囔的,满眼的鄙夷,却又是觉得这孩子还真是憨厚的可爱。


“好久不见了索洛夫。”阿诚又是笑了笑,伸出了手。


索洛夫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握上了阿诚的手,一点儿力都不敢使,生怕将他弄疼了似的。“阿诚,我真的好想你啊,你一个学期都没有来,我每天都吃不好饭...啊不...其实我有听你的话,好好吃饭,没有浪费。教授之前问我借了笔记,我是后来才知道是你要用的。所以我把这个学期所有的笔记都整理好了,给你带了过来,你可以看的,还有还有...”他话匣子好似一下子被打开了,说个没完。手里还握着阿诚的手,也没舍得放开。


“咳,你小子注意点啊,现在人家可是怀着孕,看什么笔记,真扫兴。诶诶,还有你别攥着他的手不放了啊,我看这小子真是没安好心。”乔伊将脚旁的袋子里厚厚的笔记本拿出来,狠狠的敲在索洛夫的头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放了阿诚的手,双手捂着脑袋。


“教授您这是做什么!”索洛夫吃痛,那表情狼狈的,惹得阿诚不由得笑出了声。索洛夫又是呆住了,以往,诚一向都是冷冷的,和所有人都保持着礼貌的基本距离。哪怕是自己缠着他,和他比别人熟络那么一点点,也鲜少能见到他的笑容,别说是听到他的笑声了。


索洛夫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心也不那么砰砰直跳了,猜测起究竟是什么人才将诚变成了如此这般的模样。就好像是将他这块冰给暖化了似的,让他如今看起来是那么柔和,那么美好又那么的幸福,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瞟上阿诚的腹部。索洛夫敛了眸子,长睫毛在眼下笼下一片阴影,自己也该好好祝福他们的。


“怎么不说话了?”乔伊将手搭在索罗的肩膀上,一把拉过了他,大大咧咧的将他揽了过来,“诚,你也别奇怪,这小子神经起来谁都看不懂。”乔伊看着眼前的阿诚,打破了因着索洛夫突然安静下来而略显尴尬的气氛。


“没有的事。”阿诚摆了摆手,对于他而言,索洛夫是为数不多的主动和他交流的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甚至一开始的印象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可这个人却是自己所认定了的朋友的。


索洛夫打起了精神,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憨样,“诚,别站着了,快坐下吧,咱们坐着聊。”说着逃开乔伊那条铁似的胳膊的禁锢,扶着阿诚腰,手也微微的触碰着他的肚子,将人搀着到了沙发边。“诚,我听说小孩子很奇妙的,在肚子就会动的,我能贴着听听看吗?”


看他一副像是一只大狗渴望着玩具的模样,那大眼睛巴巴的望着自己,阿诚一时母性有些泛滥了,也没有拒绝。所以明楼推门而入就见着这么一副:一个陌生男人亲密的贴着自己Omega的腹部,还笑的开心的场景。乔伊翘着脚坐在一边,漫不经心,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盯着他俩,满脸的玩味。听见声音,发现明楼来了,他更是挑了挑眉毛,也没出声提醒索洛夫。


明楼这心里哪里还能忍得了?佯装着重重的咳了一声,踱步过来。“乔伊,你怎么来了?”说着瞥了一眼蹲在地上,手还在阿诚腹部摩挲的男人,他额间青筋一跳,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又问,“这位是?”不动声色的坐到了阿诚的身边,揽过他的身子入怀,自然的将那男人的手给挡了回去。只听得乔伊嗤得一笑道:"我来看看你爱人和孩子啊,这位是我学生,让他自己介绍吧。"


“您好,我是索洛夫·马图谢耶维奇,诚的同学。”索洛夫大大方方的起身,丝毫没有被抓着了什么的尴尬,反倒是伸出手,朝着明楼笑了笑。


“我是明楼,他的Alpha。”明楼看了阿诚一眼,又看向索洛夫,那眼神里隐隐有着些许挑衅与骄傲。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紧紧的,死死的。


乔伊看着这乌眼鸡似的两人,不由得笑了出来,“诶呦,看来我好想不小心做错事了啊。”


“怎么会。”阿诚与明楼同时开口,阿诚看他还紧紧的攥着索洛夫的手,微皱了皱眉,不由得拿手肘轻轻的戳了他一下,瘪瘪嘴。明楼看他这副模样,才松了手,对着他露出一副温柔的不行的笑容,“宝贝儿,昨晚睡得好吗?”那宠溺的语气,直叫一旁的乔伊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而索洛夫则是定定的看着他俩出神,不说话了。


阿诚也是朝他笑了笑:“还可以吧,昨晚这小家伙可劲踢我。”


他们说的是中文,索洛夫听不懂,可乔伊却是懂的,只见那个熊小子愣愣的待着做电灯泡,也太亮了,乔伊可是不干了,拉了索洛夫,朝明楼他们笑着说:“那你们继续,我们这就先走了。”走了两步又停住了,“楼,你可要克制着点哦,我听扎赫沃基说,这最后几个月也很危险的呦~走了。”乔伊拉着身后木讷的人,笑嘻嘻的走了。


“那人和你关系很好?”明楼的语气有些酸津津的。


“恩,是朋友呢。”阿诚只是答着他的话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想你了。”明楼将他抱了个满怀,低沉的声音就在阿诚的耳边,他的话听的阿诚的心颤了颤。


“或许...如果你有欲望的话,其实可以不用在乎我的。”阿诚这话有些没头没脑的,“可以找别人的。”他越说越小声。


“什么找别人?”明楼一愣,松开了他,眼里满是惊讶与不解。


“当我没说。”阿诚别开了眼睛。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