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靖苏】萧大侠成名记20

青歌绕疏影:

写在前面的一点话。


这几章或许不轻松了,按照我的尿性,不走点剧情就会变成流水账了,所以这几章会主要跑剧情,后面非常之狗血,让我都很唾弃。


比如景琰被控制事宜黑化什么的,又比如梅长苏刚结束千里追夫,又要想方设法救回景琰,然后就吃干抹净之类的。


但主线不变,就是病弱骑士梅长苏打倒恶龙夏江,救出公主萧景琰,最后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的故事。




58、搅局


 


萧景琰是万万没想到他有朝一日会被人扒光了衣服裹在棉被里头展示在人前。


他醒过来,头还有些昏沉,眼睛一睁就见两个硕大的头凑在他面前,扭曲着五官瞪着他看,那一丁点残留的睡意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本能的挥拳而出,“哎呦”那两人各捂着一只眼睛踉跄后退了几步。


萧景琰坐起身,棉被顺着他的身子滑了下来,他察觉一阵凉意,低头一看,脸顿时就黑了黑。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都瞪着眼睛看着他,就算他是个男人,也被看得生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忙不及地把棉被拉了上来,掩住了赤裸的上身。


不但是上身是赤裸的,就连下身也是凉飕飕的,萧景琰面色几般变化,对眼前的局势有一点懵。他最后的记忆是梅长苏递过来的那杯酒,可为什么醒过来却会在这样一个地方?


莫非是小殊恼了他?但很快答案就被他自己否定,不等他再去找另一个解释,四周就已经炸了锅。


“金元宝!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大伙没见过梅长苏吗?众所周知梅宗主可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这一位体魄健壮,哪一点像梅长苏了?”


金元宝便是这次主持拍卖的掌事,他瞧见萧景琰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千不该万不该让瞎子一个人出马。


“这是怎么回事?”言豫津拉了拉萧景睿的衣角,“这一位我瞧着也有点眼熟。”


萧景睿面色又是一变:“他是本家的七少爷。”


言豫津瞪大了眼睛:“就是那个不受待见,这些年音讯全无的萧七少?”


萧景睿虽满脸不可置信,但仍是点了点头:“若是被家主知晓,怕是七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总算知晓为何琅琊阁会通知你我前来了。”言豫津手中剑弹出一指。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我们金窟银窝向来童叟无欺,钱货两清,何时骗过大伙。诸位难道还认不出这位身份吗?”金元宝到底是黑道上摸爬打滚过来的,见风使舵随机应变的本事旁人难及。


萧景睿暗道一声糟了,正要上前,就见萧景琰翻身下地,雪白的一条腿从被子里伸出,一脚揣在金元宝身上,那金元宝本就又矮又肥,被一脚从台上踹了下来,圆润地滚到了人群里。


萧景琰显然已经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处境了,这些人想绑的是梅长苏,结果误绑了他,梅长苏如今是他媳妇,这些人真是找死。


 


59、夏江


 


萧景琰脚一落地,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妙。


他手脚乏力得很,心里虽知梅长苏给他的那杯酒有问题,但也不舍责怪,只能暗自运劲,内力还有三四成可用,但手脚乏力,此战不宜久。心中主意一定,萧景琰披着棉被,横手起一掌扫在他身侧那侍女腰侧,抓住腰间衣物就把人扔了出去,撞了一片。


他一扫一抓最后那一扔,又快又狠,一时竟镇住了那些打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做第一个倒霉鬼。


若是趁此时打出去,胜算有七八成。


这时却听一声暗沉沉的笑声自上传来:“久闻萧公子侠名,夏某倒要领教领教。”


“不好,是天网门首尊夏江!他怎么会在这?”言豫津一抬头,就见一个灰发老者正从楼上一跃而下,“不过天网门是毕竟是萧家的势力,他再如何也总会给萧家留点面子吧。”


萧景睿面色却越发难看了:“如果是其他几位公子,或许如此。但若是七公子,那就未必了,你难道不知,七公子同逆贼林家的关系吗?”


言豫津顿时闭了嘴。


萧景琰瞧见夏江眼中暗沉的火焰顿时把冷静烧成灰烬,透出一丝刻骨的杀意来:“夏首尊还真是哪儿脏就往哪凑啊。”


夏江也不怒,手中剑光却闪过众人眼眸。萧景琰侧过身,剑气贴着他的脸颊掠过,他眉头皱起,不敢大意,他全盛之时对上夏江又不敢轻易言胜,更何况此时药力未退。


但每次见到夏江,刻骨的恨意就会把他的理智吞噬干净。什么时局,什么大义,又什么实力悬殊,他只想让这个人亲自去给地下给亡魂道歉,让他尝一尝什么叫悔不当初。


 


60、变故


 


萧景琰身披天青色的大棉被,手无寸铁,稍稍动作大上那么一些,就见健壮修长的腿,还有若隐若现的胸肌。


“若不是眼下局势不对,我怕是要笑场。”言豫津怪别扭地推了推萧景睿,“你们家老七手无寸铁,你还不去帮忙?”


萧景睿面带难色:“我一出手夏首尊怕是就会认出我了。我们两的武功可都受过夏冬指点,夏冬是夏首尊一手交出来的得意弟子。”


“这么说不假……但若不帮忙……”言豫津犹豫了片刻,他本就是个毛躁性子,也顾不得多想,把他手上的剑扔了出去。


萧景琰躲得狼狈,身上棉被不少地方被夏江的剑气划破了,一时棉絮漫天飞。


夏江似乎已经察觉他内力不济,手脚无力的情况,却不急着将他拿下,反而戏弄他似的耍的他团团转。他又气又恨,骤然得了剑,就祭出了逍遥游中的第三式不知千里,这招大开大合,最后落剑又专攻人下盘,对付夏江最适合。


只不过他如今内力不济,威力自然大打折扣,夏江也戏弄够了,手肘一撞萧景琰腕处,五指成爪顺势一扣,是夏江最得意的留剑式,最擅长夺人兵器。


“铛”,萧景琰手中剑落地,又是一声闷哼,只见夏江的剑已经刺穿了萧景琰的腹部。血很快浸透了天青色的棉被,萧景琰面色一白,夏江抽出剑,血由棉被挡着,并未沾上他身。


“今日让各位扫兴了,这一次所拍之物,皆可记在夏某账上。”夏江一掌劈在萧景琰脖颈上,萧景琰昏倒在地,又被夏江扛了起来。


言豫津和萧景睿被这样的变故惊了惊,就见夏江凉薄的目光穿过人群扫了过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等夏江走了,言豫津才忍不住道:“完了完了,他发现我们了。”


萧景睿却是顾不得这些了:“我们还是去通知梅宗主吧”


言豫津附和道:“对对,这次听你的。”


    


 =============最后


大侠约了封面画,也约了字,好吧,说好简单出的又被我弄复杂了。


剑踪的发货问题,希望大家能给印场一点时间,第一次弄这个我也好紧张,如果有收到的,请不要大意的给我REPO吧!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