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胡霍角色衍生】风沐长留(20)

Artsy知浅:

这章还是有那个大雷点,请自行绕开避雷分界线中的内容。


这章还是有那个大雷点,请自行绕开避雷分界线中的内容。


这章还是有那个大雷点,请自行绕开避雷分界线中的内容。






第二十章  情有穷已时(2)




—————避雷分界线 开始—————


玉麟散?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龙阳也惊呆了。他本以为昨夜林业平所中的最多不过是迷情花、醉引、春宵一梦之类的强效药物而已。谁知促成昨夜之事的,竟然是不仅能催动人的欲念,非交合不能解其药性,而且能结合二者精血迅速凝成胎儿的玉麟散?


林业平按着自己的下腹,脸上一片惨白。龙阳不能相信地拉开他的手抚摸上去,果然他的腹部已是略微隆起而且有些硬,还能感觉到里面有生命在轻微地呼吸动弹。他不知所措,所爱之人怀了二人的血脉结晶这按照常人来讲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可是林业平乃是男子,被迫伏于自己身下也就罢了,还要怀胎生育,这种事情对他来讲……


实在是足以崩溃的侮辱。


—————避雷分界线 结束—————


“哈哈哈哈哈……”林业平突然仰天大笑,笑声凄厉嘶哑,笑得龙阳肝肠寸断。他不敢去揣摩林业平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他想抱住这个差不多到了崩溃边缘的人,哪怕提供不了任何安慰。


“业平,你冷静一点……”龙阳小心地触碰着狂笑不已的林业平,生怕接连的打击真的让这个一贯冷静内敛的人疯了。他希望林业平能平静下来,他们才好一起思考解决的方法。


林业平精疲力竭笑声渐止,面无表情地甩开龙阳的手,踉跄着下床奔到门口,打开门就冲了出去,还推开了正想进门的侍卫。


龙阳刚披上外衣追出门去,就被那几名侍卫挡住了去路。侍卫见他一脸焦急之色,惶惶道:“太子殿下,城主召见您,说希望您立刻前往梼杌殿。” 


龙阳心中担忧林业平的去向,不耐烦地说道:“本宫现在有极其重要的事需要处理,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我自然会去拜见父王。”


 “城主说兹事体大十万火急,关系到整座魔城的安危,望您尽快前去处理。”领头的侍卫还是固执地拦在龙阳身前,“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即刻带您前去梼杌殿,无论您正在做任何事,都要立刻将您领到殿前。”


龙阳的心情本就极度糟糕,被侍卫这执拗的态度搅扰得愈加恼火。他五指虚握,一挥便将侍卫们全部击翻在地:“你们只知道听城主的话,是不是未曾将本太子放在眼里过?”


“卑职不敢……”侍卫听出太子语中的焦急和恼怒,跪伏在地上,“请太子息怒,卑职等这就去回禀城主。”


被侍卫们一搅和,林业平早已跑出很远,在他眼前消失了踪迹。龙阳吩咐亲近的几个兵卫,自己也一同在宫中四处寻找。当他们翻遍宫中所有林业平可能前去的地方后,龙阳忽然想到他现在最有可能会想去的是……


药房。


果不其然,当龙阳踹门闯进药房的时候,看到林业平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下一滩血泊,鲜血还在四处蔓延,口鼻处也在源源不断地冒出血来,整个人都几乎没了生气。龙阳看到这一幕感到气血上涌脑袋快要炸裂,冲上去把他抱进怀里:“业平?!”


药粒散落一地,他看见林业平手中虚握着一个小瓶,拿起来一看,急得语调都变了:“你怎么吃了那么多猫容婆灵?!”他扶住林业平的身体,将那几个被吃进去的妖灵逼了出来。那几个猫脸老妇状的妖灵嗷嗷现身,就被龙阳一掌打散,“这东西一旦入腹,不饱食胎魂便不出,你腹中的……才刚成型根本不够它们吃,你知不知道这样它们就会连你自身的魂魄也一起吃了啊?!”


龙阳伸手攥住林业平的腕子,果然如他所料,不仅体内初形成的魂魄已然消失,连林业平自身的气息也微弱如风中残烛。


“太医呢!快叫太医来!”虽说是魔城太子,但看到心爱的人濒临死亡的时候,龙阳也如同普通人一般开始吼叫,全然不顾所谓太子的风度。他把林业平抱在怀中,唯恐一松手,最后残留的那丝生息也飘散如烟,“太医都去哪里了?快给本宫召太医来!”


 


“本王的太子,召太医作甚。”谁知太医不曾应召,而有一缕黑气从门口飘了进来,竟如有生命的实体一般,缠上了林业平的脖颈将他整个人从龙阳怀里拖了出来,高高地提在半空中,昏迷的林业平毫无反应地任由黑烟将自己吊在那里,连一丝难受的挣扎都没有,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未曾想我魔宫之中,居然有个凡人。”


“父王。”龙阳听到这个低沉苍老的声音,才知道自己的鲁莽惊动了魔城城主,心里一沉,顾念林业平的安危又不得不顺从城主的意思。这次就算是救回了林业平,若是惹恼了城主也无法阻止城主对他起杀心,“容儿臣解释……”


“本王还以为,太子身体不适,才不能按时应召前来。”烟雾袅腾,城主浮在空中的身形渐渐显露出来。他还是和梼杌殿上一样,手持若木之杖,身裹黑羽,袍帽低垂看不见容貌。城主掐着林业平的脖子,黑袍下又飘出一缕黑烟缠绕住他的身体,语气有些不善,“如今才知晓,父王召见你,你竟是因为这个凡人抗拒本王的命令?”


“父王!此人对儿臣意义重大!”龙阳上前抓住林业平的衣角,怕再被掐着脖子林业平就会断气,“请父王将他还给儿臣。” 


“哦?这个凡人,对本王的太子意义重大?很有趣。”城主将林业平送到眼前,松开掐住他脖颈的烟气,抚触着他的下颌将脸庞抬起。城主似是在端详此人的容貌,啧啧赞道,“果然是生得不错,颇为清秀。原来我们的太子,是爱好这样的。” 


“不,儿臣只爱他一个人。”龙阳坚定地回答。


城主略微惊讶地转首去看他的太子:“只爱这一个?龙阳,今日你又让父王惊讶了一次。不过,”烟气在林业平的脸上拂动,仿若一只抚摸调弄着的手,“这个小东西,好像快死了。是你让小妖小鬼们将他的魂魄啃吃了一些?也好,省得本王亲自动手了。”


“这是……意外!”龙阳一想到林业平如今处境的缘由,心被揪起,“儿臣不希望他死!希望他能活下去……父王,儿臣只求您这一件事!” 


城主出乎意料地平静,他散去了那两道黑烟,将林业平松开扔回了地上:“既然太子喜欢,那父王就不再追究。”龙阳将林业平抱起,听到城主这样的答复心中一喜,但城主语峰转回,严肃地说道,“龙阳,父王确有急事需与你共商。” 


龙阳颔首道:“父王请讲。” 


城主缓缓飘落在地,拖曳着长长的黑羽炮尾,在龙阳面前背身踱步:“太子你这两日,并未发现城中任何异常?” 


这两日怎么会没有任何异常,反而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甚至他龙阳差点魂飞魄散,让他不知从何说起。龙阳暗自揣度是哪件事被城主察觉了,但又觉得无论是遇刺一事还是幻境之事,城主不可能还如此安定地与他说话,也不会对林业平视而不见:“儿臣不知父王所说的,是什么异常。”


“你真的不知?”城主听到这句回话,停步转回身来,附身面对着龙阳说:“本王的好太子,你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没有感受到——保护魔城的法阵变得薄弱了么。”


保护魔城的法阵力量被削弱了?他在进入梦昙花之原与宇文拓决斗前,还曾检视过何处防守和法阵,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法阵力量下降,多半与梦昙花之原被毁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龙阳皱眉闭目,静心调动感知,去感应魔城中的各处法阵,快速巡视魔城守卫的力量。果不其然,几乎每个法阵的力量都减弱了,如此应当是在中心为四面八方提供能量的区域中,有什么重要的物件被动过。


龙阳很快明白过来那少了的物件是何物——也是那维持梦昙花之原的宝物——昙玉。


“昙玉。”城主缓声厉道,“火鬼王暗中命人窃走了魔城圣物昙玉,还有胆邀魔界众王前去助阵他与南方鬼帝一战,呵呵。真以为本王所治特殊便不知世事么。” 


“父王,儿臣愿为父王分忧,前往酆都夺回昙玉。”龙阳自是知道这魔城之中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不如主动提出,也好有些开口的余地,“但是希望父王能应允儿臣一个要求……不,是请求。”


“本王的太子提出的任何要求,父王可曾拒绝过?这次想必是和这个凡人有关。”城主收起厉色,如慈父般和颜悦色道,“你说便是。” 


“不知父王是否有方法……可以救他一命?”龙阳的手覆在林业平的额上,感受着他越来越微弱的生命迹象。龙阳的心中极为焦急,但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明显。


“办法,自然是有的。”城主抬手,袍下一缕黑烟窜起缠上了林业平的手腕。他手指回握,那黑烟如活物从垂下的皓腕钻入了林业平的身体,“凡人魂魄的来处是酆都,归去也自是酆都……”


龙阳眼睛一亮,虽说林业平的三魂七魄是被妖灵所食,但他及时将妖灵逼出林业平体外打散,被食的魂魄也应当还未消失,不能回到躯体中,只是前往地府去了。如此一来,正好有说法可以带林业平一同前往酆都。


那浓稠的黑烟源源不断地进入林业平体内,龙阳感到怀中本已无气息的躯体突然微微一震,似是有了一丝知觉。城主撤回了触手般的黑雾,说道:“所幸生魂还在,稍后他便会苏醒。然天魂与天冲、灵慧二魄已失,即便醒来,也……”


也会浑浑噩噩,状如痴呆。龙阳知道城主的意思。失却魂魄,能够保下一命已是不易,他不敢奢求太多。只要林业平还活着,就是万幸之事了。


痴傻也好,聪慧也好,龙阳从来不是因为林业平是什么样而喜欢,而是喜欢这个人而已。无论林业平变成什么样子,龙阳都会坦然接受。带着他一起上路,前往幽府酆都,找寻丢失的魂魄,和被火鬼王盗走的昙玉。


TBC.

评论

热度(38)

  1. 允在= ̄ω ̄=知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