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靖苏】萧大侠成名记18

甜甜的

青歌绕疏影:

52、成家


 


逍遥士端坐主位,神色自若,似他就是这江左盟的主人,便该是坐在此处的。


梅长苏手中还拿着那做工粗糙的木盒,珠光透过一丝缝隙流出温柔的影子:“前辈,此事……”


他话还未说完,萧景琰的目光就扫了过来,梅长苏侧头看了他一眼,萧景琰眼色极黑,复杂而深沉,不知是期待他同意,还是期待他回绝。


逍遥士也不等他们眉目传情生出些许默契来拒绝他的要求,看着自己那修剪得恰到好处的指尖说道:“之前石楠以一杯酒的交情,要我替他保管一样东西,待他后人成家立业后,帮他转交,可惜他那不成器的后人,立业已数年,却一直不肯成个家。”


萧景琰露出一丝茫然之色,不知师傅说得石楠是谁,又与他们拜不拜堂有甚关系,就见梅长苏猛地拉住了他的手,一把拽着他“扑通”一声跪在了他师傅面前。


梅长苏这举动实在出乎意料,萧景琰毫无防备,只觉膝盖磕得生疼,这一跪跪了个结结实实,他腿顿时就麻地生疼。


逍遥士眼中流出一丝笑意,还算是满意:“一拜天地,和和气气。”


梅长苏伏拜,萧景琰却站了起来:“师傅,你这……”


逍遥士脸色一黑,弹指运气打在萧景琰膝上,萧景琰腿一软,又跪了下去,斩火剑压住萧景琰的肩,硬是把他压得五体投地。


梅长苏:“……”


逍遥士冷哼一声:“不成器的东西。”


萧景琰:“……”


“二拜高堂,金玉满堂。”逍遥士把斩火剑刺入萧景琰面前地面,凉飕飕的目光冷冷淡淡地扫过萧景琰的脸,“怎么,我做不得你们高堂?”


梅长苏和萧景琰相顾无言,只得双双一拜,逍遥士脸色稍缓,“夫妻对拜,恩恩爱爱。”


萧景琰伸手握住了梅长苏的手,眉头微皱。


梅长苏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萧景琰肃色道:“自然不是,我是不想你有一丝勉强。”


他说得这话非常认真,梅长苏柔和了眼角余光:“你又知晓我有一丝勉强了?”


还不等萧景琰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逍遥士已经看不下去了,扣着萧景琰的头硬给压了下去,梅长苏噗嗤笑了一声,也对着萧景琰一拜。


“礼成,送入洞房。”逍遥士松了手,拍了拍手,准备走人。


梅长苏站起来追了上去:“前辈,家父托你转交的……”


逍遥士打开门,闻言回过头,一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表情道:“哦,你说石楠啊。我骗你的。”


梅长苏:“……”


 


53、定局


 


不管逍遥士是不是真骗了梅长苏,这事都已成定局。而放眼江左盟,还没一个人能把逍遥士给强行留下来的。就算梅长苏机关算尽,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空荡荡的大堂,只剩下萧景琰和梅长苏两人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不多时,中庭传来打斗之声,梅长苏才从那尴尬之中回过神来,手抵着唇干咳了几声:“险些忘了他们,我们一同过去吧。”


这一对新婚夫夫拜堂拜地神不知鬼不觉,唯一一个证婚人已经走远了,偌大江左盟是找不出一个知晓方才那大堂之中发生了什么的人。


这拜堂拜地儿戏,新婚的两人之间却生出些不知是尴尬还是亲密的氛围来。萧景琰走在梅长苏身侧,似强势又似体贴的为梅长苏挡着风,梅长苏从被骗的那些失落里回过神,眉宇之间露出一丝释然。


等两人走得中庭,那厢打得正是火热,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打的人并不是刚相认的师姐妹,而是黎刚和柳公子。


施姗黛捂着脸嘤嘤嘤地哭地正起劲,那抑扬顿挫,时高时低的哭声一听就知道是专业的,甄平和蒙挚两人蹲在墙角,目光在打着的两人和哭着的两人中游移。


梅长苏咳了几声:“都住手。”


黎刚脸上挂着彩,听了梅长苏的声音,虽正在兴头上,也往后退出战局,柳公子倒也颇给梅长苏面子,并没有追上去。


“怎么回事!”梅长苏目光一扫,心中已有数。


施姗黛哭声一顿,抬着眼偷偷瞄了梅长苏一眼,非常识趣地不哭了,她抬起头,清秀的五官,杏眼清澈,若非她的穿着打扮,梅长苏是一点没认出来这人竟然会是施姗黛。


不说是梅长苏,就连萧景琰也吃了一惊,黎刚看着这样的施姑娘,老脸一红,越发有几分老牛吃嫩草的鲜明对比来。


“奴家这师妹,审美异于常人,还不许奴家说她几句。”千面银狐抛了个媚眼给柳公子,“还是小相公心疼奴家。”


施姗黛双手叉腰:“啊呸,你这栽赃嫁祸泼人脏水的臭毛病也不知和谁学的,让师傅看到你这样,还不从棺材里跳出来!”


千面银狐眼睛一瞪:“你还有脸提师傅!师傅是活活被你气死的!如果不是你成天在师傅闭关门前哭丧,师傅怎么会走火入魔。”


施姗黛瞪圆了眼睛:“师傅明明是被你给熏死的,你自己说想看师傅色欲熏心的样子,在他洞府里熏了整整三天的销魂散,才害死师傅的……”


梅长苏几人:“……”


 


54、大事


 


江湖恩怨江湖了,恩怨到头终是空。


许是施姑娘和千面银狐的恩怨太过胡闹,胡闹的像个笑话,梅长苏更是知晓这两人蛮不讲理的性子,当下就把两人赶了出去,顺带着也把黎刚和柳公子也扔了出去。


“解决不了就别回来了。”


江左盟总算是清净了,可清净并不全是好事。清净就意味着才拜了堂的这对新婚夫夫该面对他们自己的处境了。他们方才觉得施姑娘他们的恩怨胡闹,可他们眼下这关系不也一样胡闹得很?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同时停了下来,对视一眼,气氛尴尬而暧昧。


站在两人身边的甄平和蒙挚,无由来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迟钝如蒙挚,也感觉出一点不一样的味道了,甄平这次学了乖,一把拉着蒙挚,两人逃得飞快。


梅长苏忍不住一笑,转身朝他自己住的院子走去,萧景琰站在原地,本能地抬脚要跟上去,又觉这跟地太唐突,可若不跟上去,又显得太见外。


梅长苏走了几步,回头道:“愣着做什么?”


萧景琰微不可见的一笑,提步跟上,梅长苏这邀请的姿态壮了他一点熊心豹子胆,伸手勾住了梅长苏的一根手指。梅长苏一愣,没有移开手,两人默默无言地并肩行了几步。


这水牛,也实在是太没情趣了些。


“今日之事,虽不在我计划之内,但并无勉强,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懂。”梅长苏目视前方,话语漫不经心,却惹得萧景琰勾着他的那手猛地一紧。


萧景琰一贯没甚表情的脸上,露出鲜明而灼热的执着:“你与我……”


“我与你一样。”梅长苏声音终是有了一丝颤音,但很快就收起来那点波动,“但眼下并不是好时机,若非尘埃落定,此事便不能对外说。”


萧景琰松了口气:“都听你的,只要你不躲我。”


梅长苏的心忍不住一动:“都听我的?”


萧景琰皱眉补充了一句:“小事都听你的,大事听我的。”


梅长苏哑然:“什么是小事,什么又是大事?”


萧景琰想了想:“你我之间便是大事,其余皆是小事。”


梅长苏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事听萧景琰的,小事听梅长苏的,梅长苏来决定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萧大侠灌水的侠名在外,已经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了。等梅长苏身世之谜解开,两人花样秀恩爱,震惊江湖,萧大侠惧内的侠名怕是响彻江湖啊。

评论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