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54 (ABO)

嘿!就让你找不着:


明楼神思有些恍惚,照例说,这感觉是不该有的。那信息素的气味似乎很是熟悉,原本除了阿诚以外的信息素是不会对自己有强烈的吸引力的,毕竟他们缔结的是灵魂契约。可从秦升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只让他觉得血气上涌,有些克制不住。


“看起来,我的研究还是颇有成效。”秦升露出一副娇羞的神色,起身,袅袅婷婷的走到明楼身边,那表情让人看了只觉十分别扭,与那张脸简直格格不入。秦升从座椅后背伸手上前,撑住扶手,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明楼的后背与脖颈之处。


明楼皱眉,这感觉十分怪异,甚至有些恶心。虽从未交心,可多年接触下来,秦升在他心目中明明就是个Alpha,一下子变成了Omega,还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明楼只是隐隐察觉出,秦升对自己似乎有着有些不同寻常的感情。“怎么,觉得身体动不了了,是不是?”秦升的话语从耳边响起,那湿滑的舌头接触到明楼的耳廓,直让明楼觉得恶心至极。


“够了,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不觉得你该给我一个说法吗,为何囚禁阿诚的父母,佯装杀了他们,还嫁祸于我?”明楼突然的起身,让秦升几乎将全身力气都撑在椅上的动作变得有些滑稽起来,一个踉跄,差点连人带椅子朝后仰面翻倒。


秦升轻笑一声道:“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这样释放了信息素竟然都不能让你迷了心智。”他随手抚了抚有些褶皱的衣服,却是不直面明楼的问题,敛了敛眼眸,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道:“我就不明白了,那个明诚究竟有什么好的?如今我们都是Omgea了,况且以他的背景,对你明楼而言是没有帮助的吧。为何不选择我?我为了你,经受了多么大的折磨,才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即使是信息素,腺体都是靠着明诚血液里提取,培养出来的。我们还差什么!”他说着说着,眼睛都赤红一片,一腔的怒火与委屈,只让他微微颤抖,眼角隐隐渗出些水光来。情绪激动了起来,信息素便愈发猛烈的朝明楼袭来,明楼只是微微掩鼻,眉头紧锁。


“何必作践自己呢。”他的声音很冷,表情亦然,一副丝毫也不受影响的模样。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阿诚的味道对自己的吸引力有多大,再加上秦升不知下在何处的迷幻剂使然,让他眼前恍恍惚惚。


“你又何必假装正经呢。”只觉明楼的反应力已经不如往昔,甚至说有些迟钝。秦升的手便朝他的裆部探去,只是轻轻一拂他就感受到了那巨大火热的形状,以及硬度。他的嘴角扬起,不知道是满足还是苦涩。可他只当那是因着自己,他才会起了反应,全然不理会心里头的那份酸楚与卑微。


明楼只觉头皮一阵发麻,手已早一步捏住了那人的手腕,很用力,几乎快要捏碎。“我说过了,叫你不要招惹。回答我的问题。”他极力的隐忍,只觉得有些尴尬,好似秘密被撞破了一般。可那秦升哪里肯停手,那水葱似的手指,微微弯曲,竟是顺着明楼的手腕,沿着他的皮肤钻进了衬衫袖口。那举动暧昧至极,若是定力不佳的人,定是要缴枪投降的、


可明楼呢,只觉得一阵莫名的膈应,再和他说下去也是鸡同鸭讲,完全没有作用,索性扬了扬手,一记手刀将那人击昏,“你该庆幸,你找的是我而不是阿诚。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明楼终归是手下留情了,不是他不清楚斩草不除根会留下祸患。可秦升与他毕竟认识许久,他对自己的帮助也并非一点点。而如今呢,他除了他的那个研究所,其余挣钱的门路几乎都被自己断了个干净。


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到底,他秦升的母族是有着雄厚背景的,明楼如此做了,也不会真的置他于死地。只是明楼真是烦透了,如此这般变态又卑微的情感,直让他觉得恶心,却也同情。看着昏倒在地的秦升,早已不是那个跳脱叛逆的少年,也不再是那个风流浪荡的青年。如今,挺拔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柔弱的模样,明楼只是叹息,变成这幅模样就为了取悦自己,妄图吸引自己。还真是可怜至极,他根本不懂的什么叫做感情。



明楼怕阿诚起了疑心,想的太多,回家之前先去成衣铺换了一套类似的衣服。而那沾染了气味的则是统统扔了。回到家中,就看到阿诚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他,一旦看见了他,心情便是好了些,之前事情便烟消云散了。


“回来啦。”阿诚有些艰难的起身,明楼他看他这样,忙走了上去,扶住他的腰际。那动作异常的轻柔,托住他后腰的手掌热热的,透过薄衫,传递到阿诚的皮肤上。


“恩,等了很久?午餐好好吃了吗?小家伙又折腾你了?睡在沙发上多不舒服,以后去床上睡吧。”那话说的真是温柔又贴心,阿诚只是笑着看他,轻轻点头。可仔细看了看他,眉头却是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心头掠过些许不安,他这衣服...似乎与出门前的不同了。突然,刚才交谈中,安德烈无意的一句话突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罗拉如今越来越像个贤妻良母了,怕我在孕期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过于寂寞,竟还找了一个Omega来陪我。真叫人心疼...”


一旦有种子埋下,不管多深,终究会有破土而出的一日。


阿诚微微的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气息,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可却联想到刚才,自己身体一阵莫名的燥热,有了动情之象。着好端端的为何会这样呢,阿诚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那也许是他与明楼精神联系所带来的感觉,他有些不敢去想了。


明楼见他脸色微变,一时有些着急:“是哪里不舒服?我去让扎赫沃基过来。”


“我没事,就是小家伙刚才又闹腾了,顶到了胃。”阿诚扯出一个笑容。


“这小家伙,才多大就知道折腾人了。以后肯定比明台还像是个麻烦。”明楼本是句玩笑的话,阿诚也知道,他总是说明台麻烦,却还是百般的宠着,替他摆平一切。可这话如今听来就显得有些,不是那么对味了。


阿诚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什么,这事一出,竟是让他忘记了和明楼提起,罗拉他们前来拜访的事情了。


而那些东西则是在一旁的角落里摆放着,那营养剂被阿诚拿出来,特地收在了抽屉里。说起来,最近他总觉得经常头昏眼花的,肚子也总是涨涨的不舒服,或许真是缺少了什么必须的元素?他有些担心了。

评论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