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记一次樱树下...【蔺靖】

嘿!就让你找不着:

接了阁主的文 @蔺晨鸽鸽 


不过肉是给污公公 @不要污 ,以慰藉你的受伤的心灵。


都说了我是嘿攻攻,咱们不一样的。另外你的文笔过于有文化有内涵…仿了半天,还是作罢。我恨古文古诗词。




 


 


樱树下的萧景琰,身着浅红袍子,弯着腰,低头看着席地坐于一地零落殷红之上绞着头发似痴似醉模样的人儿。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晓得在那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白衣上落满樱瓣的人,蹭的从地上起来,跳的老高,将他一骨碌的圈进怀里,两人双双滚落于地。他那动作并不轻柔,甚至能从那人面上看出些许的咬牙切齿,歇斯底里的意味。


 


 


只见那红衣男子,浅浅笑着,被按在地上也不甚在意。素白的双手,缓缓替身上之人将那纷乱缠绕的长发拢到耳后,可那头发哪里由着他,倏地又是滑落,轻扫在他脸上,弄得他鼻尖一痒,清澈的眸子又眯成了一道缝儿。


 


 


“你倒是还晓得来寻我!”那白衣男子,揪着那霞红的衣襟,一张俊(大)脸憋的通红,心里对他是怨到了极点,恨不得对着他那张俊脸就踹上两脚,却是也不肯伤了他半分的。


 


 


那怒火只能化作狂风急雨般的吻,细密的亲吻落了他一脸,辗转唇畔,撬开牙关,长驱直入,直去寻他的柔软嫩肉,卷入自己口舌之中。只觉着身下之人,还来不及克制,发出一些细碎的轻哼,直让他欲火上涌,早记不得那火气从何而来。


 


 


那不太温柔的白衣男子,伸手胡乱的扯着身下之人的衣服,片刻,衣袍散落,这风一吹的,花瓣又落了满身满地。


 


 好了你要不要点我一下?点我点我点我,第一次如此隐晦的肉。 


 


 


"快将朕松开!"萧景琰挣了挣双手,那养尊处优的手都被树皮磨得通红了。


 


 


蔺晨轻哼一声,"可长了记性?"佯装生气,心里却着实心疼的不行。解了那绳子,将人纳入怀中,就这么走向屋里。


 


 


"你不整理一下?琅琊阁阁主光天化日之下就遛鸟,恐怕有失体统吧?"






"要不你帮我收一下?嗯?"


 



评论

热度(210)

  1. 是你的鸽鸽嘿!就让你找不着 转载了此文字
    天地良心。后面的事儿我画了精美的春宫图在日记里,被萧景琰看到,不仅撕了下来,还交给嘿公公拿去毁尸灭迹
  2. 允在= ̄ω ̄=嘿!就让你找不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