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在= ̄ω ̄=

【楼诚】不甘示弱 52 (ABO)

嘿!就让你找不着:


算算日子,也该到了扎赫沃基来给阿诚做例行检查的时候了。这月份大了,阿诚只觉着身子愈发的沉了,双腿也肿胀的厉害,连着手掌都跟着肿。扎赫沃基瞧了他那状况之后,一惊一乍的,在背后数落的明楼好久。


“他可真是不称职,当初我怀孕的那时候呀,我家那个,天天给我揉腰捶腿的,乖和仆人似的,简直比拉拉还听话。对了,拉拉是我的宠物狗...”他絮絮叨叨的说着,性子跳脱的就跟个孩子似的。


“别这么说,他对我还不错。”阿诚摸着肚子,看扎赫沃基嘴上说着,手上也没停下,收拾着听诊器,检查的器具。


“呦,都开始替他说话了,怎么了,还不许别人说他坏话啦。”扎赫沃基挑了挑眉毛,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没想到,怀孕了以后,孩子倒是成了你们两个的调和剂了,这种先有孩子再有爱的我见得不多。最后你还是接受他了?”


“恩。”阿诚有些不好意思,扎赫沃基笑的却是比他还灿烂。


“对了,我觉得你的胎位不是很正,等到了预产期,还是得提前做好准备的。不如住到诊所里。我照顾你还方便一些,要是你肚子里这小家伙闹腾,我还能帮你治一治。万一他性子急,恨不得马上跑出来,折腾的可是你啊。”扎赫沃基眨眨眼,里头含着深深的笑意。


阿诚想了想,点点头。


扎赫沃基走的时候,刚巧碰见明楼从外面回来,他小嘴一噘,翻了翻白眼道:“把自家Omega放在家里不管不顾的,也不怕有什么闪失呀?”


明楼朝他礼貌的笑了笑,显得很是绅士的问:“那依照医生的说法,我应该时时刻刻都待在家里陪着?”


“那是自然的!”扎赫沃基脸上衣服理所当然的模样,“就这后三月也是很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早产,你要是不注意着点啊,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明楼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却还是维持着那副从容模样。阿诚连忙打圆场道:“你就别吓唬他了,临产的时候我会住到诊所里去。”阿诚下意识的握住了明楼的手,阿诚微凉的手确实能够传递出某些力量的。


“我这不是要给他增加一点危机意识嘛,你还真是维护他,哼,我走啦。”扎赫沃基摆了摆手,走了。


明楼看了看阿诚握住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以后常在家陪你,医生建议的。”他拉着阿诚的手,在手里细细摩挲着,原先倒是没注意,阿诚的手掌手指都有些发肿,原本骨节分明的手指,粗的和生了冻疮似的。让明楼觉得有些心疼,他没有想到,怀个孩子会让他遭那么多罪。


他拉着阿诚的手,上了楼。“来,躺这里。”明楼将阿诚带到了沙发上,阿诚一时没意识过来,只是双腿已经被明楼揽到了他的腿上。明楼坐在他身旁,替他按着水肿到有些变了形的小腿,“辛苦你了,阿诚。”


阿诚只是看着他,目光里也是柔和,腰后靠着明楼塞过来的软枕,“其实,我也很开心,有了他。”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腹部,顿了顿,又道:“还有你。”


“阿诚。”明楼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眼里闪过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变成惊喜。


阿诚撑起了身子,将腿放了下来,缓缓的环上明楼侧着的身子,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可是他们两个都是懂得的。明楼嘴角漾起了一抹笑意,伸手揽过他的身子,可惜隔着肚子,他们两人也不能紧密相贴。明楼心里轻叹一声,那肚子里的小生灵就好似感到了什么似的,又活泼的动了起来,两人都能感觉到的,那小家伙一会儿滑向左边,一会儿滑向右边。阿诚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他也太能折腾了,顶得胃难受。


明楼则是俯下了身子,一本正经的对着那肚子教训了起来:“臭小子,别净折腾你父亲,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他那语气显得很幼稚,一听就是哄小孩子,还偏偏要装的很有威严的模样。


阿诚噗嗤一声笑了,“你怎么知道那是个小子,不是个姑娘呢。”


“要是姑娘,这么皮,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明楼的大手覆上那好容易消停下来的肚子。可那小家伙就像是听得懂话似的,又开始上蹿下跳的,折腾个不停。


“你...喜欢男孩?”阿诚眼神里有着探寻,小心翼翼的问着。


“男孩女孩都好,最好是双胞胎,三胞胎更好。”明楼的欢愉都表现在脸上了,一点儿都没有掩饰得意,那脸上就像是开出一朵花。眼睛看着阿诚,温柔的都快滴出水来。


阿诚只是敛下眼眸,看着高高隆起的肚子,那种期待的感觉不是他一个人有的。两人共同期待着这个小生命,让他感受到别样的温暖。



转眼又到周末了,明楼却是有个要紧的公事要谈,不得不去?刚过了中午就要出门了。“我尽早回来。”他有些个愧疚的笑着,捏了捏阿诚的手。


“注意这点啊,别惹了一身的信息素回来,我不喜欢。”难得,阿诚说出这种话,他瘪了瘪嘴,扎赫沃基的话这几天总是在他脑海里来回的打转。


“我知道,相信我。”明楼吻了吻他的脸侧,心情颇佳。他的小Omega对他也开始有了占有欲了。



明楼走了还没多久,门铃就响了,阿诚以为是他忘记带东西了,慌慌忙忙的跑下楼,去给他开门。而门口站着的,竟是许久不见的罗拉。阿诚一瞬间的怔愣,然后脸上浮起了一个微笑:“罗拉,好久不见了。”


罗拉看着大腹便便的阿诚,一时也是愣住了,有些不适应。却也是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手不经意的也放在了腹部,“好久不见了,诚。算算日子,你也快生产了吧,我来看看你。顺便...”她停顿了片刻,红着脸道,“顺便来和你学习学习经验。”


“别站在门口了,快进来吧。”阿诚几乎是马上就知道了罗拉话语中的含义,笑的也是温和。将人请了进来,看着她身后跟着的高大男人,猜测着,那就是她的爱人了吧。“诚,这是我的爱人,安德烈,我是他的Omega。”罗拉就这么柔柔弱弱的依靠着身侧的男人,显得很是温顺。


阿诚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是自己遇见的Omega都太过于另类了?无论是罗尼亚也好,还是扎赫沃基也罢,他们对待称呼的态度都是鲜明的,代表着他们和他们的Alpha是平等的。而罗拉,显然不是。


不久前,那个和自己一样,希望借着抑制剂掩藏自己的,不甘依附于他人的Omega,竟然也会变成这样。这是阿诚始料未及的。不过他又能说什么呢,毕竟每个人的选择不同,际遇也不同。

评论

热度(348)